热点话题|不痛不痒的“限塑令”还需要继续存在吗?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6-13 10:23
但在“限塑令”的落地中,一些难点也逐渐显露,比集贸市场执法难,公众认识不一致,替代产品成本高等问题,影响了政策实施效果,在不少超市,每年仅出售塑料袋就能赚上千万元,“限塑令”甚至沦为了“卖塑令”。

641

导读:两头蒜、一个西红柿、几个小芒果……别看就买了这么点东西,超市导购依然尽职尽责地用透明手撕连卷塑料袋将它们分类装好、称重、贴价签。结账时,收银员还会问一句:需要塑料袋吗?9年过去了,“限塑令”名存实亡。甚至让人感觉塑料袋的用量比以前更大:小商铺随便给,大超市从中赚得钵满盆满。

“购物方便袋”为何都是塑料的?

郭元鹏

9年前,实施“限塑令”的时候,有关部门的要求不可谓不严厉,细化的制度不可谓不严密。可是,9年过去了,“限塑令”却成为了摆设,不仅没有减少塑料袋的使用,反倒是愈演愈烈。“限塑令”成为了“换一种方式卖塑料袋”。

没有实施“限塑令”的时候,百姓到商场购物,商家会免费提供一个塑料袋。实施了“限塑令”之后,塑料袋倒是不能随便使用了,却变成了购买塑料袋。市民只要在超市里购买商品,走出结算台的时候,服务人员都不忘问一句:还要塑料袋吗?大多数消费者给出的是肯定回答,没有塑料袋,商品不好带回家。

于是,所谓的“限塑令”成为了事实上的“卖塑令”,从免费提供塑料袋变成了花钱购买塑料袋。一个塑料袋是一角钱、五毛钱、一块钱,价格低廉,谁也不会在意这几个钱,而超市则因为“限塑令”赚的钵满盆盈。

“限塑令”不能只是在消费者这个环节动脑筋。既然是“限塑令”就应该从源头上限制。你首先需要限制企业的生产,这么多企业都在生产塑料袋,塑料袋也会流入到市场上去,只靠呼吁消费者减少使用,显然没有多大意义。而在超市和商场这个环节里,无疑他们也是最大的赢家,他们依靠“限塑令”,不再免费提供塑料袋了,变成了出售塑料袋。

9年的“限塑令”成为了摆设,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当然,这和企业生产,这和超市销售,这和百姓使用,都是有关系的,这说明任何制度都必须严格执行,不是制度不够美好,不够健全,而是形同虚设的时候就没有了威力。实施“限塑令”为何还允许企业开足马力生产,为何还允许超市无限制的销售?

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还是:实施“限塑令”的时候,该如何考虑群众的方便问题?塑料袋也叫方便袋,但是方便袋不一定非要使用塑料这种原材料。应该大力鼓励生产“环保方便袋”。

一方面,需要研制更多种类的“环保方便袋”,使用节能的、绿色的原材料生产方便袋,限制塑料袋的生产,鼓励多生产环保袋。一方面,需要设计更多美观的“储物袋”,就像几十年前市民购买商品的时候,都会随身携带“菜篮子”、“布袋子”等工具一样,是否能用更多造型时尚的“菜篮子”、“布袋子”吸引市民使用的欲望呢?

“名存实亡的限塑令”,呼唤塑料袋能有生态的,环保的替代产品。

不痛不痒了9年的限塑令应该废除

舒圣祥

倘若不是干新闻的,或者特别关心这个,很多人肯定不知道还有个什么限塑令。生活中,用得着塑料袋的地方太多了,区别是有的收你几毛钱,有的免费随便拿。我们已经接受并且习惯了去超市购物时多掏几毛钱,而在2008年之前,这个钱也是不用掏的,超市都很“大方”,不会问你需不需要塑料袋,东西稍微多点就会给你好几个。

想当年,舆论对限塑令有着美好的期待,虽然也都知道,这个禁令要想落实好,主要靠自律。事实证明,人们总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加方便,过去出门带个菜篮子,不是因为环保意识强,而是因为没有更方便的选择。既然塑料袋方便了人们的生活,而且暂时无可替代,大量存在就是必然。

限塑令已实施9年,效果如何谁都看得见,现在的尴尬是:是要进一步实施更严格的限制,还是不如干脆取消禁令算了?媒体更倾向于前者,因此一直在强调塑料袋的危害。塑料袋危害环境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但是说实话,这对塑料袋是不公平的。烧煤有污染,烧汽油也有污染,我们依然视之为宝贵的能源;为什么塑料袋背负的却只有恶名呢?

很多事情当我们一知半解的时候,会觉得真理在握;但是只要更全面地想一想,就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就拿塑料袋来说,如果被禁止使用,该拿什么来代替呢?纸袋吗?砍伐森林的代价肯定更大。其他更昂贵的包装吗?花的钱更多,交易的成本更高,当然不会是好事。又便宜又好用又受欢迎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市场的选择是理性的,塑料袋无处不在,说明塑料袋贡献良多。

塑料袋的最大罪名是白色污染。问题是,处理白色污染并不特别困难,简单填埋就可以了。而且,塑料垃圾不像其他垃圾,填埋效率是最高的,用不了很多的土地,在地球视角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全球一年塑料消费量(不只是塑料袋)不过4亿吨,可中国一年的建筑垃圾就有35亿吨。环保是重要的,但不计成本的环保是偏执的,因噎废食的环保甚至是邪恶的,更关键的是,它注定会无效。

一项政策如果根本得不到执行却依旧写在纸上不肯废除,本质上,无非是为了延续一个错误。而延续错误的,当然不会是正确,而是另一个错误。如果我们足够勇敢,就应该停止为过去的错误寻找意义,不被过去的错误绑架,不去美化莫须有的禁令成效。

有一种错误的战争,叫做“我们的孩子不能白白牺牲”,因为前面已经有战士牺牲了,所以不管战争有没有意义,也得继续打下去;有一种错误的政策,叫做“我们的努力不能白白浪费”,因为已经付出了太多的努力,所以哪怕政策是错误的,也得继续坚持。

回到限塑令的话题,很多媒体都在建言献策如何更好地落实限塑令,即便他们心知肚明,根本不可能落实好。殊不知,任何一项禁令,落实起来都要成本,既会影响具体的经济行为,还要养一批落实机构。既然已经花了9年时间来证明禁令无效,为何不能就此承认错误,并且干脆废除呢?

“限塑令”更待升级“加强版”

蔡非

塑料作为一种低成本、能重复使用的包装材料,一直居四大包装材料之首,在方便民众生活的同时,塑料袋却因为难于降解处理,导致了城市环境严重污染的现象。“限塑令”出台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价格的杠杆调节机制来提高公众环保意识,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保护生态环境。但在“限塑令”的落地中,一些难点也逐渐显露,比集贸市场执法难,公众认识不一致,替代产品成本高等问题,影响了政策实施效果,在不少超市,每年仅出售塑料袋就能赚上千万元,“限塑令”甚至沦为了“卖塑令”。

通过经济杠杆调节塑料袋的使用数量,有三个因素不能不考虑,一是需求价格弹性,弹性大的话,确实有可能大幅度减少塑料袋的使用量,但弹性小的话,则只能为消费者增加负担,却无法减少塑料袋用量。二是消费者付费以后,会产生代偿心理,使用起塑料袋来反而会更理直气壮,从本质上讲,是与禁塑令的环保目的背道而驰的。三是“限塑令”配套措施的缺席。多数替代品平均售价3到5元,有的档次更高,定价也更贵,这样的价位很难让普通人接受。这三个问题不能解决好,“限塑令”就不可能收到预期之效。

“加强版”限塑令应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两端同时发力。一方面要提高塑料袋收费标准,并将成本之外的盈利纳入到塑料污染治理专项资金,对执行较好的商超、市场提供更多政策优惠,使“限塑令”变被动接受为主动落实。另一方面要强化对公众环保意识的宣传和引导,在塑料包装袋上应有“白色污染”的醒目标识,时刻提醒公众塑料制品对于自然环境的危害。同时,投入更多资金研制可大批量生产使用的可替代包装制品,加速塑料包装制品的淘汰。

政府部门创新管理方式,生产前端导引,消费终端倒逼,总结落实中的问题,革除现行政策执行过程中的诸多弊端,“加强版”的“限塑令”必将重获制度张力和执行活力。

 

猜你还想看:

热点聚焦|限塑令的“限”字需要拉长

作为过度手段,鉴于可降解塑料制品价格比传统塑料袋价格要贵得多,政府应启动鼓励策略,不妨考虑给环保袋生产企业一定补贴,把环保袋的价格降下来,让限塑令执行得无怨无悔。在限产手段上,通过财政和税收杠杆,大幅度提高塑料袋的使用成本,这样就能逼迫塑料袋退出消费者视野了。

“限塑令”别沦为“卖塑令” 塑料袋为何屡禁不止?

按规定,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袋。完善塑料袋销售、使用和回收的全链条制度设计。而有些商家已经开始提供上门回收快递包装等服务,既能提高用户满意度,还能提升环保形象,一举多得。

马达加斯加:“限塑令”后 木薯淀粉购物袋走俏

马达加斯加:“限塑令”后 木薯淀粉购物袋走俏

南昌:“限塑令”执行7年仍我行我“塑”

“限塑令”实施七年有余,南昌市民使用非环保、厚度不达标的塑料袋行为并未改善。“限塑令”为何形同虚设?到底有哪些“绊脚石”搬不开?连日来,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限塑令实施名存实亡 超市成最大赢家

限塑令实施名存实亡 超市成最大赢家

【社会】谁还记得“限塑令”?

为什么生得其时的“限塑令”命途多舛?细究起来,无非三个原因:一是塑料袋本就缺乏价格弹性,有偿还是无偿,基本都是刚需。一两毛钱的支出,在购物中是没有什么消费痛感的。二是“限塑令”缺乏配套的监管执行,最终“徒法难以自行”。仅仅有“限”,但没有“罚”,在商家与厂家试探安全后,破窗效应就成为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