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万安八十农民上井冈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8-22 10:44

抉择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勇气。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云谲波诡,前途未卜。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犹如黑暗中的明灯,照亮了一方天空。继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秋收起义之后,1927年11月19日爆发了万安暴动,万安农军矢志不渝,先后四次攻打县城,终于在1928年1月9日攻克了县城,随后,江西省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万安县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国民党反动派闻讯,急速从吉安、赣州调来重兵直扑万安,企图将这个新生的革命政权消灭于萌芽之中。为了保存有生力量,万安农军根据县委指示,把斗争由公开转为隐秘。

1928年9月,万安县委决定举行第二次大暴动,时间定于9月14日。在井冈山的毛泽东、朱德得知消息后,指示陈毅率红四军第28团第3营前来支援。陈毅率部随即到达罗塘乡,当地群众看到红军来了万分高兴,康克清赶快邀了张良等女伴去祠堂里为红军做饭。天一亮,陈毅就带领部队赶往万安县城河对岸的蛤蟆渡,等待信号,准备配合攻城。可是,由于暴动泄密,在县城的地下同志没办法发出信号,暴动也未能举行,陈毅他们观察了一阵,连放了两排枪,对反动派进行了警告,随后返回了罗塘。

当晚,陈毅在罗塘与万安县委和罗塘区委的同志开了个会,除了和大家分析形势外,他还号召大家报名参加红军。第二天凌晨,陈毅率领红军离开罗塘向井冈山挺进,同时跟着队伍的还有罗塘及附近十多个村子的一百多名万安革命农民。他们都决心上山当红军,其中,就有逃婚的康克清。本来,康克清的养父母为她说好了一门亲事,可是为了上山干革命,她躲着养父母,邀上张良等六个女伴,义无反顾地跟着红军走了。

虽然万安罗塘到井冈山的距离不过一百余公里,可是却充满艰难险阻,危机四伏。当部队到了万安与遂川两县交界的地方时,这时天刚亮不久,前面突然响起了枪声,紧接着枪声越来越密集,原来是遭遇到了敌人的阻击。大家赶紧卧倒,敌军人多火力猛,子弹带着尖利的啸叫不停地从头上飞过,身前身后到处都是枪弹声。

在猛烈的枪林弹雨中,康克清她们不但没有吓得跑走,反而帮着红军运送弹药,包扎伤员。陈毅看到她们,几次叫她们躲一躲。康克清她们毫不畏惧,还说:“我们不怕死,我们就是来当红军参加革命的。”在陈毅的指挥下,队伍边打边退,终于到了遂川县城与朱德率领的部队会合。之后,大家一起朝井冈山进发,又经历几次激烈的战斗后,终于到达了井冈山。由于有的同志在途中被打散了,最后来到井冈山的万安农民有康克清、刘光万、游必安、张良等八十人。

10月3日,在朱德的亲自安排下,上山的万安农民组编成万安赤卫队,游必安任大队长。在会上,朱德说:“万安的同志吃了苦,受尽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牺牲了好多同志。这次红军去游击,救出了一部分同志,今后还要去救出更多的同志。”他们后来编进了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逐渐成长为革命骨干,踏上了不平凡的革命道路。其中,康克清后来与朱德结为伉俪,在戎马生涯中功勋杰出,建国后成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刘光万先后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委员、红一军团总部特务队政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等职,后在长征路上牺牲。游必安后率部在遂万泰边界地区开展游击战争。

1983年9月,康克清回忆这段难忘的人生转折时说:“当时我们也跟着红军撤走。开始跟红军走有一百多人,其中有七位女同志,我们撤到于田圩时天还没有亮。第二天宿营在遂川城边。这一天红军与白军战斗了一天,我们边打边撤。第三天上到了井冈山。到了井冈山,只剩下八十人。带领我们跟随红军上井冈山的是游必安,他是大学生,懂一点军事,是我们的队长。当时的万安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光万也同我们一起随红军上到了井冈山。我们上井冈山是从遂川黄垇、堆子前上山的,当时路很不好走,没有路可走,只有条羊肠小道。我们就住在井冈山下遂川的一个叫小井的地方,任务主要是把守这一带路口。上了井冈山,我们农军叫万(安)泰(和)遂(川)游击队。在山上,我们吃的是红米饭南瓜汤。”

1928年11月25日,毛泽东代表中共红四军前委给中央写的报告中充满激情地写道:万安县委1月间曾和我们在遂川召开过一次联席会议,大半年被白色势力隔断,9月红军游击万安,才又接一次头。有80个农民跟随到井冈山,组织万安赤卫队。

八十个万安农民的到来,增加了井冈山的革命力量。虽然人数并不很多,可是,涓涓细流汇聚成海,正是一个又一个革命者前赴后继的加入,汇聚了中国革命势不可挡的铁流。他们,把星星之火燃遍全中国,把鲜艳红旗插遍全中国,把安宁幸福洒遍全中国。

邱裕华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