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井冈山下读古树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8-22 17:20

年前的一次平常旅游,当我慕名来到井冈山,却并没有流露出孩童般的惊喜。毕竟,人至中年,对美的玩味不再恪守光鲜、七彩的表象,在我的游记文字里,不再赏识以华藻词汇所附丽的赞叹,更愿去找寻归位人性、一统真情的坐标——当茅坪村村口偌大的香樟古树跃入我视野时,不否认如止水的心情,被涌入的海浪荡漾开来。

彼此,天空飘下细雨,欲清洗我旅途的疲乏,又仿是心有灵犀的刻意而为,奏响隆重展示革命摇篮的序曲,亦为古树平添几许恬静的惬意,让我轻易地感知到它的假寐,甚至根须蠕动的跫音。

细雨相伴,绿草相拥。循叶仰望,香樟的梢头荡起让人不轻易察觉的笑靥,可是风的催化,还是雨的沐浴?但我分明享用到它的注目礼,流露出仙女拂绦的体姿语言,既悠远作古又鲜活至今:不再茂盛的树冠,虽然无力封锁苍穹的光泽,这种遗憾,确实留给我一手遮天的悖论解读,这是一种胸襟,更是一种情怀;扭曲无形的树干,可是一道道无规则的经纬线,焦点一脉脉难以释怀的心迹?

红色土地,片叶藏海。这一棵被后人粘贴上“伟人情怀”标签的香樟,着实的一个名词:从学堂走下来的历史知识,无论如何地倒背如流、融会贯通,亦无以体味它千百年的故事细节。所能肯定的是,它或是雷击火灼的斑痕,隐约在不倒身躯、依然生机的字里行间。

凝望树梢的那位老者,若有所思。虽然,我无法明辨他闪亮还是混沌的目光,但他定被老树唤回对沧桑人生的追忆。或者说,曾经的亢奋与惊喜、失落与多舛,在它的跟前确实的渺小,正如我在多彩的暧昧里放纵自己,一味地追逐纸醉金迷的流行生活,由此恐惧死亡、渴求爱情,再也找不到当年怀揣梦想的自己——老人脸颊的皱褶,不知蕴藏有多少人生多舛的五味,或许我并不能领悟他与树的共鸣,不能撰写他与情感的史诗,但我分明感知凝固在他内心深处的情结,迸发对中国圆梦的信念与颂扬。

没有鲜花的簇拥,没有光环的炫目,只有如织的游人在古树前游弋:一对情侣可是借助它的护佑,月下誓言无论海枯石烂?一对母女双手合一的祈福,能否捧回人杰地灵的垂青?

审美古树,未尝不是在阅读历史。我抚拭它落叶的薄尘,触及到见棱的骨骼,每脱落一鳞碎屑,如一颗颗甲骨文字,大写下“星星之火”的繁体,展现正道沧桑的黑白相片,如此承载了多少沙场烟火、马嘶剑折的片断,见证了几许风起云涌、朝霞映水的特写;遍体的拭痕,正如不见峰顶的等高线,一圈圈地勾勒着我们的父辈、父辈的父辈的背影——古树,一副遮雨挡风的胄甲,一个时光与风雨经纬交织的圆点。

风读万丛花,人悟千年树。雨中的古树,恪尽职守地呵护着这一片火红的净土:井冈山脉绵延无尽,赣江水作响不息,无论仙女潭,还是杜鹃花,都不及香樟古树接地气的踏实、真善美的简单,它就那么无言以辩地屹立不移,铸就一座丰碑、镶刻一卷史册,让我远离名利的痴情、泯灭得失的冥想,入醉在它的怀里,一往情深、一生感恩……

钟志红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