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在温暖中前行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8-23 14:56

乡愁是一种没有距离的情感,像一位悬壶济世的名医,将思乡的疑难杂症治愈。中国人的乡愁就是记住老家。无论地理距有多么遥远,回家,心灵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在。属于自己故乡的那片净士,那一草一木,那一山一水,宛如一朵最鲜艳、最水灵又最傲然绽放的花,馨香飘荡在天空,向土地渗透,即使季节周而复始变换。

大曾是我的表妹夫,认识他至少有二十年。当初,我并不支持表妹和大曾恋爱,还试图棒打鸳鸯。后来,他们走上了婚姻红地毯,我当然送上最诚挚的祝福。在广州漂泊了多年,大曾和表妹选择回到家乡,那是新干一个相对偏僻的乡村,一条赣江支流穿村而过。大张刚开始做点小生意,后来搞黄羊养殖,用他的话说,能够照年迈的双亲,特别是能给一双儿女完整的父爱母爱就知足了。

这些年,我和大曾保持电话联络,点点滴滴了解他的情况。他多次邀请我去作客,都因各种缘由未能成行。这几年,古色古香的村落,诗情画意的原生态自然风光展示着独特的魅力,尤其是美丽乡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令人怦然心动,乡村游日益火爆起来。大曾再次转型,用积攒多年的钱,在景区旁边开了家农家乐。不出所料,光顾的客人不少,一到中午基本没空位。大曾身兼采购、厨师,而表妹是则是财会和迎宾,分工明确。现代气息扑面而来,喜欢琢磨的大曾听说南方搞起了“阳光厨房”,他也马上行动起来,以前“闲人免进”的厨房居然与大堂连接,厨工要做什么,里面环境怎样,几乎是一览无遗。前年,大曾还把刚修的新房挪了出来,装修成具有当地风味的民宿,增加了一笔财源。客人可以在月光下的乡村漫步,听无边的蛙声四起,早晨起床吮吸新鲜的空气,肯定是一种诗意的栖居。

远方,有人牵挂是一种幸福,牵挂他人也是种幸福。今年早春时节,摔伤的我的痊愈,也无事可干,正好去湖南茶陵、江西莲花一带走了圈,顺便也拜访大曾一家,了却多年的心愿。大曾两公婆特地开车来接我,一路平坦的乡间公路,我尽情地欣赏美丽的乡村景色。在那个安宁与村子里,蓝天白云飘荡,茂盛的树林,水流潺潺的小溪,组合成了一幅幅充满诗意画意的山水画卷。

乡村公路通到了家门口,还实行了硬底化,走进大曾家的厨房,眼前的灶具令人大吃一惊,脱口而出:“用上煤气了?”大曾点了点头,而我有些内急,当大曾领我到宽敝、明亮的卫生间,我虽然没有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新奇,却感受到了一场蝶变。

大曾告诉我,现在农村的环境整治大变样,有了垃圾投放、收运点不说,一场民间的厨卫革命悄然兴起。随着这些年农村几乎家家户户修了新房,一般人家的地板和墙壁贴了瓷砖,即使没有明确区分男厕或女厕,但有了门和门栓,哪怕来了客人,也不会“撞车”。同样,一间灶房从纯泥巴垒,到石头、砖块,到燃气灶,从灶面的泥土、白灰、瓷砖,到现在家具式的灶台,一点一点,仿佛在悄然改变,细心的我,在心里逐一记录。

第二天,大曾招呼着去挖野菜,我自然随口附和。带着好心情与大自然亲蜜接触,本身就是件无限快乐的事情。现在乡村公路几乎成了网状,自然而然成了大伙的健身步道。我们一行人出发,只见到处是三五成群的乡亲,大伙儿边走边聊,好不惬意!我抽了一支烟,随手把烟头扔到地上,阿明没有出声制止,却悄悄捡起,走了十多米远扔进了垃圾池。那一刻,我的脸肯定红得像猴子屁股,在城市,我绝对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而在乡村,那是普遍现象,我也是“入乡随俗”了。愧疚,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我还在用老眼光表达纠结的乡愁,已经落伍了。

短短三天,只能算是浮光掠影,我无法领略到江西农村发生的巨变,但身边的人,那个小村子,却像一面镜子,折射了新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你说,我不是幸运儿吗?

袁斗成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