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桃花魂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04 17:37

文/胡治平

桃花美,桃花艳,开在那三月间,微雨里的桃花更显其凄美和哀艳……

桃花是小山村里一个俏姑娘。桃花林中,她偶尔的一串笑声总会让路人蓦然止步,就看到一张俊俏脸儿在花枝丛中一闪,隐去了,人面桃花相映红!

一个男子,没有万贯家资,只有勤劳、善良与忠诚,在一个桃花盛放的季节,获得了美丽姑娘的爱情。

婚后仅三天,丈夫说:“爱妻,程家山二舅叫我跟他一起闹革命,我将舍你而去;我虽一个凡夫,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桃花已是哽咽难言,泪落如珠。

丈夫抹去桃花脸颊上的泪痕,深情地说:“爱妻莫忧,我有忠诚,你有坚贞,我定会在一个桃花开放的季节回到你身边的,就像此刻离别的依偎,不过那时却是相聚的欢欣了!”

于是,丈夫与村里几个男人一同踏上了征程,身影在村前的一条小道上消失了,惟有粉红色的花瓣儿依依飘落。

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嘞

小心路上就有石头

碰到阿哥的脚趾头

疼在老妹的心里头

……

没有男人的家好空!春去春回,燕语呢喃,可是丈夫却一去杳无音讯,不知今夕何夕,只是泪流不尽当窗滴。离别之时的缱

绻仿如昨日,历历在目,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无数家园在血腥的战争中遭受屠戮与蹂躏,太多人间的离散演绎着凄惨与悲凉,山河破碎,残阳如血!

接着,战争就蔓延到了桃花生活的那片土地上。从前线撤下来的士兵“踢踏踢踏”地经过桃花的屋门前,灼灼绽放的桃花并未引起士兵的注意,他们的脸上只是写满了哀伤与疲惫。

桃花凑上前去,拉住一个年轻的士兵,说出了自己丈夫的姓名。士兵很和善,茫然地摇摇头,又继续前行。

“走吧,走吧,敌人就要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村中夹杂着孩子的哭声,还有大人的痛骂声。

桃花背着一个包袱出了家门,临别时,她还是“咔嚓”一声,给大门上了一把铜锁。

有人说:“桃花,家就要毁了,还锁它作甚?”

桃花攥着一把铜钥匙,最后望了一眼隐在桃树林中的小屋,才加入了逃难者的队伍。

若干年后,战争终于停止了。青山绿水,终显人间正道。曾经一同逃难的人有的回家来了,有的却永远消失在了他乡。桃花攥着那把铜钥匙回家了,屋前桃花依旧笑春风,它坚强的生命并未因为战争的摧残而衰亡。昔日美好的家园已是荒草没膝,断墙塌院仿佛在诉说着人世的悲凉。人群中有人开始恸哭失声。

一年又一年,战争的创伤已被渐渐抚平了,稻花飘香,鸡鸣狗咬,又是一片家园繁盛的景象。村里有人劝孤身的桃花另择夫婿,但她依然孑然一人。只要是闲下来的时候,桃花就会端把椅子坐在门前,然后长久长久地望着门前的那条小路。

一次又一次的凝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她的脸上已是渐渐栖满了岁月无情的风霜。

又一年春天,桃花老人坐在一把旧藤椅上凝望门前的那条小路,微风吹过,花瓣如雨飘落,散的悲愁恍如昨日,而聚的欢欣今生今世或许再也不可能。望呀望,然后她的灵魂就随着一片花瓣轻轻地飘落到了尘埃里。是微雨下起来的时候,人们才发现桃

花老人早已与世长辞了。

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嘞

走到天边又记心头

老妹等你哟长相守

老妹等你哟到白头

……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