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活着的历史”王纪禄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04 17:40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常有机会接触到社会上各色人群。在抗战爆发80周年之际,单位上策划了一期抗战老兵的故事。于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叫王纪禄。

在王纪禄家里,一个长达二十多页的记录本,被全家人看作“无价之宝”,每一页上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这是王纪禄的生平事迹,是女儿根据他的口述整理的。

退休后的王纪禄就主动承担起孙辈的教育,经常给他们讲革命故事,教导他们时刻不忘爱祖国爱人民。他把自身经历的革命故事融入家风建设,这份回忆录就成了家风教育的教材,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革命精神传承下去。

1930年3月,王纪禄出生于山东潍坊,家中兄弟姐妹五人。1938年,日军侵占潍坊,王纪禄开始跟随家人东躲西藏。1944年,14岁的王纪禄跟村里的十几个小伙伴一起参军,成为一名八路军,因为年纪小,被分配到警卫连,负责部队首长的安保工作,先后跟随部队参加收复临沂、诸城、泊里的战斗。抗战胜利后,本以为可以享受太平,却爆发了内战,王纪禄被编入林彪、罗荣桓率领的第四野战军一二八师,参加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1950年又参加解放海南岛战役,并在海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4年,王纪禄转业到南昌,在组织的安排下,到安义县参加文化学习四个多月,分配到新余工作。在新余安顿下来后,王纪禄想起了老家的亲人,自1944年参军后,整整十年,他没有回过家,也没有给家里写过一封信。十年杳无音信,家人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那时通讯不发达,老家也没有电话,战争年代写信不方便。”王纪禄回忆道。在部队里,为了提醒自己不忘回家的路,他请指导员给自己取下名字——王纪禄,意思是永远记住回家的路。

十年间,母亲因为思念儿子哭瞎了眼睛,父亲去世时,他当时正在辽沈战役的战场上,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当他几经辗转回到村里时,先是跪在村头,对着整个生养他的故土磕了三个响头。村里的父老乡亲一个个迎上来打量着这个“陌生小伙”。“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回乡偶书》里的诗句在他身上真实发生了。等到两个兄弟搀扶着老母亲来到面前时,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老母亲眼睛看不见了,只能用一双手不停触摸着儿子的脸,“是我的儿,是我的儿”,母亲的眼泪中带着激动和幸福。

如今,王纪禄在老家的亲人大多已相继故去,故乡已成为他脑海中的一个地理概念,他的子孙也先后在新余扎下根,成家立业,俨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新余人了。但不知怎么,当他讲述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时,脸色竟然十分平静,没有我预想中的恐惧和愤怒,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即便对于那些因人祸而造成的与亲人的生离死别。王纪禄始终相信正义的存在,他的一生,前半生为着革命和建设事业奔波,后半生为着子孙的教育劳苦受累,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就成为他最朴实动人的教材,红色基因在这个大家庭里一代代传承,使后辈们也一个个凌然大义、一身正气。这不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吗?

胡涛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