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安源,安源(组诗)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06 10:05

文/王泳冰

总平巷

它不是普通的井口

而是黑暗之门,苦难之狱

当初的安源煤矿工人们

从这里,走进生活的深渊

的确不是普通的井口

一簇炽烈的火焰,曾经在这里

熊熊燃烧,将旧有的腐烂烧毁

将工人运动的旗帜

插在总平巷的牌坊上

黑暗与光明,在一线之间

历史宽大的手指

将总平巷,轻轻往明亮的人间

拨动了一下

煤桶堵住黑煤的日子

一去不返,现在光荣的总平巷

张着沧桑大口,讲述坚忍的过去

而我看见,烧煤的火苗

从井口窜出来

灼得我浑身滚烫

 

秋收起义会议旧址

脚步不由轻慢

不敢惊醒一枚鲜红的花蕾

而1927年9月的火苗

带着持久光焰,让现在的我

仍感到心灵激荡

几间破旧房屋,仿佛一只花盆

将刚毅的革命种子,栽植于安源大地

一簇通红与不屈的芬芳

第一次顽强绽放

氤氲阴郁的旧中国

隆隆枪炮声,回音巨大——

多少年了,这个安静的小院

像一直亮着灯火的山洞

在它深处,挂着一盏

沧桑且长明的马灯

毛泽东的名字,深深刻在安源

而一场鲜血染红的暴动

也被历史的大手,写成人民共和国

艰难走过的雄关漫道

隐约有浩大的风声吹拂

我看见,一缕永恒的光芒

如温润的红玉

自张家湾肃穆的内心

静静照彻着纷乱的尘世

 

横龙寺

几百年后,道观依旧在修行

与幽静山林一起

照看着人间

一枚不老的神丹

香火中的光阴

有袅袅神明,指点人世迷津

横龙寺,仿佛一颗闪亮的珍珠

历经磨难而不语

穿越十八拱长廊,澹泊之门

向宿命递上青翠的鸟鸣

一泓汩汩不断的神泉

取出清澄的箴言,让身心

获得了旷世的洞明

无论晨昏,徜徉于横龙寺

都觉得灵魂是空的

可装山林之幽,自然之息

觉得自己也是一滴泉水

与山间草叶的清露,是兄弟

 

杨岐山

溪泉淙淙,飞瀑轰鸣

仿佛不绝钟磬,高一声,低一声

敲打喧杂的人世

而我变小,变柔,一颗麻木的心

有了水珠般的清莹和滚动

云雾缥缈,一股股幽禅岚气

从普通寺的毛孔里渗出

久染尘俗的我,一点点濯洗着

更新为宁静、澹泊的人

此间,我的言辞多余

只听水声叮咚,虫鸟旷啼——

它们俨然是主人,以自然的语调

赐予清妙无比的梵音

越来越清净……

短短光景,我忘记了种种俗事

想做一株杉树,或是小小的木耳

拥有静雅,饱满的灵魂

修行成杨岐山安逸的子民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