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我们都一样,都相信远方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08 10:24

1977年冬,朝阳从东方扬起,一个时代的折点在当时都道是寻常,需要后人蓦然回首,指着那一年的哪一个清晨说,正是那一天,恢复高考,中国教育重新踏上征程。后来,光阴载酒,屈指经年,历史翻篇,1995年,2007年,2012年,定格在今天。

一切的崭新都要经由岁月打磨,教育也由风雪载途间逐渐寻到自己的方向。教育是什么?放弃宏大的叙述与庄重地描绘。它是淌过人间的脉脉流水,淘洗光阴,跨越时空浸在每个年轻的心上。有如松木被阳光熏得发烫,漂泊的风终于找到了方向。又像春天,不是每一粒种子都会发芽,但春风不会偏颇,每一粒种子都怀有同样温柔的梦境,可以钻出土壤。一样的朝阳,从每一片不同的天空泼洒而下。

那一抹朝阳,被揉入细碎的盼望,与众不同,却同样炙热而滚烫。他们被清晨唤醒,诗词歌赋与柴米油盐等重,算法几何与扳手螺丝并行。他们比着裁刀雕刻,像把日子都摘下来,篆在木石上。一寸一寸,如若在小心翼翼地修饰未来。或许有人将葱油入锅,沸腾的水汽将彼此的脸孔雾化,调匀酸甜苦辣,将青春放入锅底翻炒。有秀气的女孩子挽起袖子,执一方陶壶,晶莹的水色翻滚,细碎的茶叶从杯底翻起,雾色氤氲,千百年来,壶边的一双素手将沸水注入,溅起的雾气,模糊了岁月的面容。被时光逐渐丢失的记忆,由她们拾起。将传统从历史里摘下,奉在手心的陶壶上。十八大上将职业教育的现代性与发展性摆出来。而职业教育在黑夜里萌芽,试探,摸索,终于绽开带有露水晨曦的花。避开“四书五经”,与传统教育兵分两路,各自揣着赤诚。在独木桥外搭起扁舟,越来越多的人,被渡向远方。它正慢慢变成一种选择,而不是一条退路。

——我知道,我走向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但一切的努力都会殊途同归,我们终将在同一个终点相逢。我洒下的汗水,与谁都一样。

这一段晨曦,落在他们单薄的脊背上。他们的家被命运拆散,父母外出打工或是早早去了另一个世界。背上书包,他们需要跨越稍微不只是横亘在眼前的山长水远,更是藏在家庭背后的支离破碎。早在中小学阶段,就有许多的孩子选择辍学,于他们而言,求学是一条看不到远方的路,除了一腔孤勇,他们一无所有。眼前只有被树枝割裂的天空,被山水阻断的道路,被贫瘠挡住的远方。他们身上背着家庭苦痛的命运。然而晨曦终于不吝啬地落下,九年义务教育铺展开来,每一份关怀都同助学金一起递入他们的手心,建档立卡的资助政策将前路的不安抹去。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期间,接受资助学生达到4.25亿人次。无需孤注一掷,站在他们身后的终于不只是荒芜。春天会伸到荒芜的角落,然后天气和润,坚冰消化,春风在原野里哗哗作响。命运仍然顽固,但教育不分你我。春风不会偏颇,你我都拥有方向,怀里都揣着属于远方的浩瀚。

——我知道,我永远无法后退。命运循环不休,我从父母的眼底鬓角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我出生在一片狭隘的山水里,会生在这里,死在这里,从生到死都在这里。我以为一辈子的无法跨越,你却穿过千山万水来到我身边。我所听过最美的词语,是远方。

东方卷来烈焰般的朝阳,背上书包的少年少女匆匆走过大街小巷。车铃声在风里漫开,黑色的油柏微微发烫。包子铺已经卷上门帘,掀起的雾气扑在年轻的面庞上,蒸开一整个清晨。同样背着书包的人影从每一个方向走来,如江河汇聚,万流归一。嵌在教学楼上的玻璃闪闪发光,如同由阳光凝练而成。铃声一遍一遍荡过,诗歌滚过喉咙被放声念出,笔尖掠过书页,如风捻开香樟树,沙沙作响。我们终究来到同一个地方,每一双眼睛都被憧憬点亮。位置前后左右,都是郎朗的少年少女,校园东南西北,都是饱满热烈的青春。

——我知道,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拖曳着各自或平淡或悲恸的故事。可是我们终究在学园相遇,撕掉了标签,抱着一样的书籍,把奋笔疾书的影子画在一样明净的玻璃窗上。未来熠熠生光,如同最好的朝阳。每一遍晨曦东起,洋洋洒洒的都是希望。

我们又站在操场上,距离被割裂,过去与现在悄然交错,只剩下同样的温热的心脏挨在一起。过去的人,沧桑的面容被抚平,好像又回到当年,踏上那辆老旧的自行车,拨着车铃在校园的林荫道里慢悠悠地晃荡。远方的人,衣角被漂洗得发白,踩着碎石小径匆匆走过。此刻的人,一列列横亘在绿茵场上,将手并在身侧,昂起头来凝视。风扑棱棱地把升起的红旗拨乱,同样浩荡的黎明从苍茫的天际泼下,地平线上被压在喉咙深处的国歌淌上来。

我们都一样,站在时代的洪流之上。我们都一样,都相信远方。我们望着同一面旗帜,灵魂闪闪发光。教育大概就是这样,温柔而不煽情,给了每个人凝视远方的权利。

玉山县第一中学 王雨宁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