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红军饼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1 10:39

赣县。河畔。月光透过板栗树的枝桠,投下一片光斑。树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位稚气未脱的少年,洗饼模、和面粉,预备着打月饼。

少年问:“爷,中秋节为什么要吃月饼呢?”

“哦,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中秋夜约好了义军一起杀鞑子,为了不让官府知道,他们便把暗号写在纸上藏到面饼里。”

“鞑子是啥?”

老者想了想,“鞑子嘛?就是鬼民党、白狗子,尽干祸害百姓的事。”

打来清亮亮的海水,老者细心地清洗着饼模。模是樟木做的。模面泛着岁月浸润后的光泽。模上有字有画。那字入木三分、苍劲有力。那画刻功细腻、栩栩如生。

“多少年没打过月饼了,这回若不是慰劳战士们,还真要生疏了手艺。”老者喃喃自语。

“这是啥字?这画里的人又是谁啊?”少年摩挲着饼模,歪着头问。

“这是大英雄岳武穆,说书的二爷不是给你们讲过朱仙镇大捷的故事吗?回家睡觉吧。明日还得起早呢。”老者见少年接连打哈欠,慈爱地说道。

田峪村秀房沟,红军某团驻地。一间老房子里,几个头顶红五星的人在谈笑着。领口的红色布条在晨曦下熠熠生辉。

“报告团长,门口来了位老人家,说是给我们送月饼来了。”

“月饼,哦,对了,今天好像是中秋节呀!快,快请老人家进屋。不,我们一起去门口迎接。”被称作团长的中年男子和蔼地说道。

老人紧紧握着中年男子的手,激动地说着话“:团长,这些年,同志们为了我们穷人不受欺压,打国民党反动派,出生入死的,老朽都看在眼里,也没啥好表示的。这不,要过节了,我打了一篮月饼,给同志们尝尝鲜。”

“尝尝鲜,爷说了,这可是正宗的五仁月饼,可好吃了。”少年扑闪着大眼睛学着说。

“那你先尝了没有啊?”一旁的通信员逗起了少年。

“没,早上我想吃,爷不让,说是送给红军叔叔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躲在了老人的身后。众人都笑了起来。

“心意我们领了,可我们有纪律啊……”团长紧紧地握住老人的手。

“老朽咋不知道纪律呢,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嘛!可这不一样,这是老朽全家的心呐!老人有些急了。”

“好吧,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团长和身旁的政委一对视,接过了老者手中的竹篮。

“小张,通知同志们一起来吃月饼,细路仔,你也别走,这回啊,让你吃个够。另外,按市价给老先生准备好钱。”政委发了话。

“钱?怎么能要钱呢?老朽又不是卖月饼来了。”老人脸红了,脑门上凸起了青筋。

“老乡,这多少年来,在党的领导下,我们这片红色的土地上,革命火种从未熄灭,革命红旗始终飘扬。你们受苦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记住,我们红军和穷苦百姓,永远都是一家人,心贴着心。”团长和颜悦色地说。

“吃月饼咯。爷,这月饼,好甜哦!”少年边说话边往老者嘴里塞月饼。

“是啊,真甜。我们永远心贴着心。”老者嗫嚅着。

90年过去了,少年早也成了老者。他说,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甜的月饼,它有个最响亮的名字,红军饼。

少年是我的祖父,老者是我的高祖。

文/潮蒙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