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心无私宅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2 09:52

外公是一个长寿老人,于前年去世,享年96岁。许多人曾问母亲外公的长寿秘诀是什么?母亲常不假思索地说,坦荡做人,廉洁做事。这一点,我非常赞同。

外公在世时,从不算计别人,也不以公假私,一辈子清白坦荡,廉洁纯正,遂而心无所累,活得轻松健久。他也常训导我们:做人要光明磊落,不可以权谋私,哪怕生活再困难,也要廉俭持家。我们时刻谨记着外公的话,因为外公一直是家人“行”的高标。

外公南师毕业后就分到了基层农行上班,做着基层工作,直到退休仍是一个基层普通职员,但他并不遗憾,还特别感谢政府给了他这么一个“金饭碗”,让他养活了一家人。

其实,外公业绩能力是很突出的,他之所以一直待在基层,是因为他总是把升迁的机会让给更困难的人。春去秋来,他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高就了(有一部分人找了关系),外婆开始着急了,叫他抓住机会或者也找找关系调去县城,以便孩子学习。外公一听火冒三丈,当着孩子们的面义正言辞地斥责外婆:“找什么关系,我靠能力吃饭,从不干偷鸡摸狗之事,我相信党组织的安排。”此后,外婆再未提及此事。

七十年代初,单位给优秀工作者发放每月5元困难家庭补助,外公享有机会。不料,领导找他填表时,他却断然拒绝了,声称家里并不困难,非要把指标让给更需要的人。领导暗示他让给他家亲戚,回报他一个副主任职位。外公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因为他认为他家亲戚并不穷。外婆得知此事后,哭着喊着骂外公是呆子,外公也不理会,带着一群孩子上山开荒,另谋生计。

临退休时,单位考虑到老同志腿脚不便,允许他们下乡公费坐车。外公得知此事后,立马找领导理论:“我虽是老同志,但身体好得很,怎么就不能走路去?我还没娇纵到糟蹋公家的钱……”新来的领导被外公连珠炮似的话说得满脸惊愕,傻愣愣地望着他摔门而出的背影。

此后,每逢下乡,不管路途多远,外公仍像往常一样坚持走路去,还把节省的车钱交还单位。其他老同志则堂而皇之地坐车前往,甚至公然取笑他“死脑筋”。外公也不以为意,拖着肿胀的双腿回家。母亲是最心疼外公的,常常用活络油帮他擦拭双腿,有时擦累了,也轻声抱怨他“死脑筋”,有福不享找苦吃。外公听了总要严厉批评她,说她没有以公为家的思想,就想着占公家便宜!母亲自知理亏,不敢出一言以复,继续干着手里的活。

外公1948年参加工作,79年退休,属于离休干部,可享受上好的医疗保障,开药,打针,住院均可报销。有一回,外婆腰痛难耐,叫外公拿医保卡去医院开点药膏来贴。外公不但不理会,还脸带愠色地责备外婆:“那是公家的钱,你自己不会拿钱去药店买呀?”

“就你一根筋,别人不都这么做的,”外婆气不打一处来,“为公家省了一辈子的钱,谁记得你的好?”

“老天爷。”外公用手指了指天。

外婆气得浑身发抖,大舅舅赶紧上前安慰:“妈,爸一辈子都不肯贪占公家一厘一毫,您是知道的,难不成要让他晚节不保?”

外婆是了解外公的,只好自己掏钱去买药膏。

外公不但不让家人享用自己的医保,就连自己生病了,也不肯轻易享用。86岁那年,他不慎被摩托车撞了,左腿盘骨脱臼,需住院做手术。家人吓得要命,赶紧请了最好的骨科医生给外公安排手术,费用2万多。外公一听要这么多钱,死活不肯做手术,说太糟蹋公家的钱了,哭着喊着要回家。子女们拗不过他,只好把他抬回家,请了个乡下郎中接骨。这个郎中也是厉害,只听“咯”的一声响,骨头就接回去了,输了半个月的液,外公就慢慢恢复了,前后只花了700元左右。外公每每向他的重孙讲起这件事时,一脸自豪。

外公自该自豪。洗手奉职,不以一钱假人,这种崇高而伟大的党性思想不是每个党员都能坚守的,但他做到了。从入职到退休直至仙逝,他从未贪占公家一丝一毫,也不允许家人贪占公家一丝一毫。这一点,单位上的人都有目共睹,都说他心无私宅,一尘不染看到骨。

现今,小舅舅已是农行副行长,却还住着90年代80平米的旧房子,上下班骑自行车,连新衣服都很少买。上任十几年以来,口碑一直很好,从未有人说过他贪赃枉法,徇私舞弊。我想,这都得益于外公的言传身教。

不知不觉,外公已去世两年多了,但他的言行举止仍影响着我们。他无愧是我们心中永恒的丰碑,不灭的灯塔。

李燕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