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老倔头的“倔头”劲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5 09:51

老倔头叫王本利,猴年马月生于赣中农家,年近六十,因人倔头倔脑,所以人送外号“老倔头”。老倔头人虽不老,但饱经风霜,笑起来面容像棵牡丹,甚是可爱;严肃起来眉宇间皱成一个疙瘩,加上有当兵经历,不言自威。自卫反击战后,恰逢大裁军,老倔头只好解甲归田,回家重操旧业撵牛屁骨,过着日出而起日落而归的田园生活。

由于老倔头有能力,回乡后入选了村支部委员,加上老倔头的为人,在支委不但有威性且成了雷打不动的老支委。

转眼,农村赶上好政策,逐步与城市接轨,有的村委实行工资制,能进村委或入党的,村民们都会感到一种荣耀,总认为是鸡头上的一块肉,大小是个——官(冠)。村东王二苟早就想加入党组织行列,平时在村支书面前鞍前马后为支书裁花拔刺,深得支书喜爱。

村支部又要发展一批党员,支部会上,年轻的支书陈述了各发展对像的优点,在介绍王二苟时加重了语气,流露出了感情。要求各支委发言时,老倔头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王二苟入党,老倔头道出了不能入党的理由:“王二苟工作虽然积极,去年拆迁时把钉子户王麻子打成轻微伤,王麻子虽未伤筋动骨,只是皮外伤,为此王二苟在拘留所还呆了几天。王麻子虽是违章建筑的钉子户,为村新农村建设添了堵,但是人民内部矛盾,用不了动手动脚,犯不着像我们当时打鬼子那样动刀枪。上面用人还讲究干部不能带病上‘干’,这入党更不是小事,不能把思想不纯行为不端的人进入党的队伍,侵蚀了我们的灵魂……”

村支书没想到平时不爱讲话的老倔头这时一套一套的,正想着怎么下台阶,为缓解气氛,支书掏出一根中华香烟:“王叔先抽支中华烟,谁还接着说说……”老倔头没接支书的烟,从后腰掏出了烟袋,又接过话茬,“支书大人既然抽着“中华”,就要为中华人民办好事。”支书忙为他点着烟锅:“那是、那是!那王叔还有什么高见?”

“高见倒没有,我虽然反对王二苟入党,但干村治安主任还是个好把式。不过,支部要对其砍残枝,壮躯干;剪腐叶,呵新芽。村委多雕刻雕刻,打磨打磨,年底老治安主任王老根年龄年限都到了,也该享享清福了。”支书知道扭不过老倔头,只好下坡骑驴,马上带头拍起了巴掌:“王叔说得对、王叔说得对。”刚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会议也顺畅了。

支书心想:“部队这所大学校还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老倔头这块老姜还真他妈的辣。不过细想一下,王二苟入党虽未通过,总还有一个去处,老倔头这一石二卵也算给自已有了一个台阶下吧……”

陈革璋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