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井冈山,红旗在招展(组诗)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8 10:02

文/李元业

《杜鹃花开》

杜鹃开了,它有几种名字?映山红,云锦杜鹃

鹿角杜鹃,猴头杜鹃

都有不朽的灵魂。我不敢轻易叫出它的名字

天烛峰,扬眉峰,古柏峰

在云雾、索道、十里烂漫里跑,冲出井冈山

山上,坡上,川里,十万匹骏马扬开蹄

有时卷去山,有时蹄留花香,这时杜鹃

吹开历史的襟角。唱红歌的客家妹子

举着红旗的阿哥

走过山弯那边,就不见了。阿妈纳鞋垫

阿爸织草鞋。竹笋悄悄发芽

水杉,梧桐,还有红豆杉,馥郁地生长

而远方的枪声,被历史渐渐卷走

四月的梅雨就来了

落在小井遇难者纪念碑上,附近医院静悄悄

它的病人,用胸口堵住枪口

其中的秘密,有多少被中南海带走

成为历史的记忆?一个写诗的人,他的信仰,他的热血

在2016年的参观中

陪着杜鹃,不断展开花蕊。不惑之年,他拥有井冈山的杜鹃

耽于氧醉,和一座新鲜的城。

 

《茨坪寻找竹雕》

诗人熊亮说,井冈山,找找竹雕,可以收藏。

我在天街转来找去

就是没有找到竹雕。倒是有竹笋,商店门口

有人叫卖。

还有厥菜,马什么草,都是野菜的一种。

他们说,红米粥,南瓜汤,不好喝

可满街的歌谣,都是南瓜汤和红米粥

竹子应该还在山上,它没有雕,没被雕。

这有什么关系呢?风吹来还是不来

竹芯都是空的,像我们的心

被迷茫,被慵懒,被时代物欲的潮流所席卷

只有竹笋年年长,执著,土里土气

就像那些年枪声响起,打土豪分田地的人来了

披落瘦削肩膀上的风雪

那样亲切,自信。后来,辗转延安,落户在北京

竹子年年长,簌簌吹来温暖的风

我来了

看看他们住过的房子,和吹动中国脊梁的那些标语

 

《八角楼》

一座小楼上,一盏灯不能替谁

吹开暗夜密布的阴云

一个人,他也没有代表谁

颤抖的夜,只有大脑跑得比炮火还快

提起笔,写下阶级斗争,火苗微弱闪动,他也是

厚厚的著作

紧接着,是稻子,是镰刀。铁匠的锤子也来了

红旗打磨着星火

雷霆,闪电,震裂了古帝国的柱子

草鞋,把中国走穿了

炮火越来越浓

住在楼上的人被历史带走

穿过草丛、树木和大山的风,吹得那样慢

如建国后艰苦的建设。而我的毅力

钝成慵懒

世界放慢了速度,山上的竹林如土豪

我走过后

过了那么久,才簌簌响

茅坪飞过鸽群,我们身上的世俗

却还无法脱下来

 

《黄羊界哨口》

我宁愿它,是客栈。

曾住过的人,走了。梅雨,在竹林和崖山上放慢了脚步

犹如贵客来临

那时迎接他的是军礼,或许伴有枪声。

他那样谨慎

在黄羊界哨口,闻四地的鸡鸣声

筹谋着一些人的幸福。

老俵挑着担子走在山路上。蜿蜒,狭窄,弯着脊梁

工农红军的粮仓爆满了

茨坪那边,流水奔一程

什么时候,会和我一起停下来

向信仰承诺,告白

杜鹃盛开得多自然,恣意,奔放

像最高的愿望,替庞大的祖国打磨起灵魂。

 

《茨坪毛泽东古居》

请原谅。我冒昧地来打扰。

请原谅!

一个人来到这里居住,改造了你们的热血和真理。

你们的梦朝黑暗深处走去。那一刻,迎头碰壁的

处境更加糟糕

有人不辞而别。有人却有孤独的宴欢;井冈山的火星

燃起一盏油灯

和人世的灿烂

让世界逐渐进入光明之中。

一个人,在灯下抽烟,写大纲……

清晨又会有列队、跑操、练靶子的人

而我看到,镇住纸角的墨砚,一杆笔

这就够了

八十多年的梦,它是我血液里的故宫,长城

盘旋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写下大地的辞章,和流芳的诗歌

 

《雨天,在大井听王佐后裔讲祖辈的故事》

天井的屋檐,在滴水。

我们,静静地,听你讲大井。

大井根深蒂固的信仰。那是你们的幸福。

我也有幸福,听你讲那漫长的岁月。

再苦,我们也有共同的脊梁,不管你是汉人

还是客家人。

一杆红旗下,王佐深明大义

蛋丸之地,给革命的队伍提供栖身之地。

而我,内心容不下一滴水的滴溅

只见满山的翠竹

敞开自己的胸怀,和这片宽阔的土地。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