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我的答案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8 10:08

您好啊,作为记者,您想问我些什么呢?

您问过往……我依然记得南昌城下最初的枪声响彻十年百年千里万里,从此这座城市,被称作“天下英雄城”;依然记得稻穗低垂的时节踉跄登山的脚印,于是夜幕被撕破,裂口坠落燎原的星火;依然记得那一日宪法大纲照耀激动泛红的面庞,大纲上头用红字写着“中华苏维埃”;依然记得庐山上低沉哀切的宣讲,说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

我记得第一支军队叫做红军。第一个模范县叫做兴国,第一片根据地叫做井冈山,第一处都城叫做瑞金。我怀里走出来的孩子,我怎么会忘记。

那之后?

那之后是洒尽英血的战争,终于赢得昂首挺胸的权利;是热火朝天的劳作,机器第一次轰鸣在五千年牛蹄踏遍的土地,火车上跃下来自远方的青年,他们在荒野中建起城市,冠之以“共青城”的名字;画家纵笔绘出旭日东升照彻山河,题跋作“江山如此多娇”。我知道这一切都将不朽,以英雄的姿态,永远在史册里熠熠生辉,永不褪色。

哦,你问到如今了。这我还真得自夸一番,鄱阳鱼米婺绿修红,更兼罗霄竹木庐山云雾,不皆为人倾慕么?才钟临川仙来新喻,且有药都樟树瓷都景德,不皆为人艳羡么?庐山天下悠,龙虎天下绝,三清天下秀,不皆为人称奇么?临川四梦出显祖,浔阳五柳掩渊明,滕阁文章,朱子风华,不皆为人赞叹么?自从那春潮自南海滚滚而起,跃入大潮中流击水渡向光明未来的人,都成为英雄。自此天地一新,纵横有车水马龙。

哎呀,说得兴起,怎么像是给自己打广告来了?真不好意思,您接着要问什么?

问心?

问我是否仍有陶渊明修篱种菊的安宁,与文天祥昂然磊落的风骨?问我是否大潮中迷失,逐利奔名,忘却白鹿洞书院于苍莽山林之中,先贤“存乎天理”的教诲?

你知我心如水,随势长流。我从不脱俗,我尽力抓住时代给予的机遇,冀成盛世。所以我争取了“两纵三横一斜”的公路网,争取“一横两纵”的钢铁脊梁。但若你去看燃烧到天际的油菜花间冉冉浮动的炊烟,若你去看高新技术开发区彻夜不眠的灯火,若你去看苍苍树阴郁郁山草,你知我虽随势,亦求长流。

啊,时间要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不问我些什么,却要我说一句想说的话?

我有许多名字,秦之九江,汉之豫章,而今江西也,简称为赣。华夏之东,江南西道。我很幸运,辈有英雄,将我建设得很好。

付雨霏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