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红军战士半夜切“西瓜”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8 10:13

宜丰县天宝乡曾是红军战斗过的地方。当地贫苦农民过去跟着毛主席、共产党求自由解放,踴跃参军参战,抛头颅、洒热血,有数十位红军战士英勇牺牲,能坚持到新中国解放的寥寥无几。而石井村凃鹤林、王福生两位则是秋收起义上过井岗山,后来还参加过著名的在水牛尾巴上倒上煤油、梆上边爆攻打长沙的战斗、在九死一生中免于幸难的两位老红军战士。他们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病逝,但笔者曾有幸听到过他们二老讲过他们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所以虽相隔40多年还记得一些,其中有一个小故事惊天地而泣鬼神,对我印象最深,我把它取名为“红军战士半夜‘切西瓜’”。

两位老红军说,他们当红军的时候生活十分艰苦,武器装备十分落后,有很多战士都没有武器弹药,只能用最原始的大刀长茅参加战斗。为了能避开敌人的强大火力,他们只好想办法用自己的冷兵器去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有一次,哪是个很寒冷的冬天,他们所在红军一个排20多号人被数倍的敌人团团围困在山上两天两夜,第三天包围圈又一再缩小,红军战士们已经是粮尽弹绝,衣不蔽体,如果不能突围,不是饿死冻死,就会被全歼。而突围的最好时机和方向,只能是晚上想法消灭几十个挡在东边方向的敌人,但敌众我寡,红军又没有了弹药,怎样才能消灭敌人突围出去?这时有人想出了办法…

这天半夜时分,伸手不见五指,红军战士将自己戴的八角帽帽舌全部捲进帽内戴着,摸到敌阵时杀了几个敌人后,马上被敌人发觉,好在敌人一下子也点不亮灯,红军战士们剩着黑暗与敌人展开肉博,摸到有帽舌或没截帽子的,就一刀切下去…摸到没有帽舌的就松手找下一个目标。而敌人在黑暗中分不清谁是红军,谁是自已人,所有的枪弹都发挥不了半点作用,只好在混乱中挨个被杀,只有少数装死或躲藏了的敌人被逃脱。待杀得没有了动静之后,指挥员吹了一声口哨,红军战士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突了围,转到了安全地方。

据说等天亮敌人增援部队赶到,他们看到几十具尸体全部是自己人,没有一具是红军的,吓得目瞪口呆,疑红军可能有神灵相助。

凃鹤林老红军在后来的战斗中左脚负了伤,由于红军医疗条件太差,没能治好,落下了脚瘸的终身残疾。王福生老红军也由于身体越来越差,他俩没有参加长征,被留下来和陈毅在赣南养伤,进行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国共两党宣布联合抗日后才下了山。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参加战斗,所以没有成为新四军参加抗日,但他们作为红军的火种回到了家乡天宝石井村,而且一直燃烧着。

黎选明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