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哑巴三爹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18 10:23

三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姓甚名谁,从哪儿来,无人知晓。

三年前,三爹一人来到南昌县城,租了一间房,开了一家中药房。

抗战爆发,小城沦陷。驻扎县城的鬼子骄横不可一世。队长龟田诡计多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一日,龟田带队扫荡,抢来百姓鸡鸭。晚上,蒸鸡下酒。觥筹交错,划拳行令。龟田连胜数拳,叫好喝彩声震耳欲聋。龟田哈哈大笑,顺手扯下一只鸡腿塞进大嘴巴,像一条贪吃蛇。一不留神,鸡腿滑到喉咙,咔不出也咽不下。瞬间,脸如土色,说不出话。众鬼子见状,连忙将龟田送到三爹的中药房。三爹为龟田把脉切诊后,快步从院中铲来一坨鸡屎,手势让鬼子撬开龟田的嘴。鬼子见状掏枪要毙了三爹,三爹指着翻白眼的龟田,鬼子无奈,只好按照三爹的示意七手八脚的按住龟田。三爹一手紧掐龟田的喉咙,一手要把鸡屎往龟田嘴里放,只见龟田顿时神工鬼力,“哇……”的一声,喉咙中的鸡腿像炮弹飞出。众鬼子面面相觑。

不久,龟田又带队扫荡。途经乱坟岗,龟田内急,钻到乱坟岗就地解决。突然一阵旋风,龟田嘴歪鼻斜,急忙拔转马头来到三爹的中药房。三爹为龟田把脉后,忙抽下自己的裤带,示意鬼子吊起龟田的下巴,快步从炉中拿来烧红的火叉。三爹故意将火叉在龟田面前晃来晃去,手一扬,想往龟田脸上烙,只听龟田“啊……”一声,吓的心惊肉颤,脖子一扭头一仰,嘴正鼻顺。众鬼子瞠目结舌。

一日清晨,龟田差人急急忙忙将三爹请到府上。不知怎的,龟田夫人一觉醒来,脖子动弹不得。三爹为龟田夫人把脉一番,转身到夫人身后,冷不丁一把扯掉夫人的裤带。惊慌之中,夫人触电一般慌忙低头去提裤子,脖子瞬间行动自如。站在一旁的龟田转怒为喜,伸出大拇指连连称赞:“尤西,高,实在是高。”

日后,三爹成了龟田府上常客。

数日,龟田生日设宴。酒过三巡,三爹乘打酒之际偷偷将藏于袖口的药撒进酒坛,诸军官不知不觉酩酊大醉。三爹悄悄将一弹弓藏到城外的老槐树下。三更,“哒哒……”小城枪响。三爹举枪冲出,与城外的八路里应外合,歼敌百余,龟田被俘。

三爹瞪着似丧家之犬的龟田,大声骂道“狗日的!滚出中国,不然打烂你的狗头。”声如洪钟。

哦,三爹会说话,他不是哑巴。

文/蒋大飞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