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月是故乡明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20 16:29

江西是个地方,蒋熙是个姑娘,蒋熙是来自江西一个县城的姑娘。18岁的蒋熙,考上了省外的大学,离开了江西。

班上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初次相识,第一句话便是:你是哪里的?问到蒋熙蒋熙答:我是江西的。对方有的说,江西,好地方!有的说,哦,江西,我知道,江西老表嘛!有的说,你们靠海吧?还有的说,革命老区,极度缺水吧?

来自江西的蒋熙,在千万人中,随时会被人群淹没。班上60位同学,最容易被遗忘的就是她。她无声无息地坐在教室一角,她从不惊艳,她非常普通。

可是默默无闻的蒋熙,开始厌恶起这样的自己,她开始默默跟自己较劲。而蒋熙在跟自己较劲的时候,发现内心有股更强大的力量,也在跟她较劲。即便如此,蒋熙依然坚持,她从小就读过,水滴石穿的故事,她很了解,坚持的力量。

蒋熙默默无闻地跟自己较着劲,同时,蒋熙也在悄无声息地改变,这种改变,润物细无声。四年下来,蒋熙发生了质的变化。现在的她,虽然依旧不外向,但是至少,她已是中性。

毕业后蒋熙去了魔都。魔都人的排外全国闻名。蒋熙选择魔都,便是看中了这一点。

魔都人的优越感是有足够底气的。第一次到魔都,蒋熙感叹,比家乡至少发达50年。要命的是,魔都人并没有因此骄傲,反而很拼。蒋熙如临大敌,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像林黛玉初进荣国府,不肯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她蒋熙要想在魔都立足,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拼,要比魔都人更拼。魔都人还可以拼爹,可她,只能拼自己。

蒋熙把自己那段很拼的岁月称为“集中营”。“集中营”之后,她脱胎换骨。她在魔都站稳了脚跟,终于可以睡得安稳。

蒋熙衣锦还乡。乡音已改,普通话夹着魔音,蒋熙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新一季的时装,踩着高跟鞋,她对自己很满意。

父亲却不满意:跟我讲家乡话,别讲些乱七八糟的,听不懂!父亲还说,把脸给我洗干净,那又尖又细的鞋子脱下来!

对于父亲的表现,蒋熙没放心上,父亲一辈子没走出过小县城,见识短浅,老古板罢了。

脱胎换骨的蒋熙到了结婚的年龄。被魔都浸染的蒋熙拥有很多追求者。蒋熙把魔都女人的娇嗔与矜持演绎得出神入化。蒋熙很满意自己的演技,她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魔都女人。她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她现在的名字是Lucy。

Lucy和一个日本人擦出火花,她和日本人,要在魔都开花结果。

有强烈爱国情操的父亲一气之下与Lucy断绝父女关系,父亲说,权当没这个女儿,当年抗日,江西参战者逾百万,伤亡逾50万,数十万江西儿女,长眠于地下,默默无闻。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Lucy说,中日友好都几十年了,您老还墨守成规,真是冥顽不灵。

Lucy一意孤行,执意要嫁给日本人。Lucy不顾及父亲的感受,可日本人尊重自己家人的意见。日本人乖乖回了家乡,娶了个日本妻子。

Lucy满腔愤恨。Lucy一蹶不振。Lucy夜夜醉酒。

当Lucy再一次醉酒醒来的时候,她看见了父亲。父亲在给她煲汤,很香的玉米排骨汤。

父亲说,今年新结的玉米甜糯,你妈叫给你带上几个,从小到大你都爱吃玉米,这些年你在外工作,玉米年年都吃不上。

父亲接着说,你在这能喝上这么干净的水,全靠我们在上游罩着,我们囔着要收管理费了吗?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去计较个得失。天塌下来还有我给你顶着,别为了个不值得的人毁了自己,不合算!

父亲还说,这里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家,你终归只是个客。

Lucy喝着玉米汤,想起陈年往事,想起她叫蒋熙的时候,在江西的日子。

喝完了玉米汤,Lucy说:爸,我跟你回家。

Lucy回到了江西,叫回了蒋熙。回到江西的蒋熙,发现江西的变化,比她还要脱胎换骨。

夏夜,一家人坐大树底下乘凉。清风阵阵,月色皎皎,蒋熙说,好久没看见月亮了,这月亮,真亮啊!

父亲说,月是故乡明。

文/黄淑云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