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回眸历史 展望未来】骨肉分离卅二年

——纪念“三个90周年”征文大赛作品展示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7-09-20 17:02

我母亲的名字叫叶(周)玉梅,她亲生父母的老家在江西省南昌县荷埠周村。抗日战争时期,这个村庄沦陷。1939年,侵华日军到该村大肆烧杀,全村老百姓被杀600多人,房屋几乎全部烧毁。我外公带着全家背井离乡逃难到鄱阳县。1940年11月27日,我母亲就出生在鄱阳县古县渡的一个难民所。当时,母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加上我外婆的父母和外婆的婆婆,全家八口人,生活非常艰难,靠吃救济为生。

母亲出生后的第二年夏天,为了生活,我外公在河里抓鱼被水淹死了,因此生活就更加困苦。于是,迫于生计考虑,家里的三位老人商量,只得将我母亲送给了当时也在鄱阳县古贤渡逃难的湖口船民叶新启(即养我母亲的外公)家抱养,可怜当时只有九个月的母亲就这样离开了自己妈妈的怀抱。从此母女骨肉分离长达三十二年之久。

新中国成立后,直至1966年春,我父亲从我湖口的太婆那里了解到母亲的身世,但只知道母亲是南昌市荷埠周村人,具体是南昌市哪个地方并不清楚,父亲就写信给南昌市公安局,请求帮助寻找亲人。南昌市公安局及时回信说他们到处找了,但是没有找到。    

1972年春,父亲偶然看到了一本连环画,书名叫《塘南人民血泪仇》,从连环画中才得知荷埠周村属南昌县塘南人民公社,书中详细地记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法西斯在塘南犯下的滔天罪行。于是父亲又立即写信给南昌县塘南公社,他们回信说荷埠周村现在属麻丘公社(因当时塘南已分为塘南和麻丘两个公社),父亲又写信给麻丘公社请求帮助寻找。麻丘公社也及时回信说,已进行了认真寻找并广播了寻人启事,还是没有找到,这家人可能逃到武汉去了。想到武汉那么大,要找到犹如大海捞针,此时,我父母彻底失望了。俗话说,十指连心,就在我父母努力寻找亲人的同时,亲人那边也何偿不是无时无刻地思念着我的母亲,我舅舅周毅(小名周青梅)就曾几次到鄱阳寻找,也没有找到下落。    

真是无巧不成书,1972年9月,一名原来也在鄱阳县古贤渡逃过难的都昌船民,他在湖北省汉川县血防站治血吸虫病,而我的亲姨妈周英(小名周冬梅)正好是血防站的医师,就这样慢慢地一叙,都对上了头。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位热心人告诉我姨妈,你妹妹三十二年前被一个名叫叶新启的船民家抱养,现在好像在江西省湖口县。姨妈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舅舅。于是舅舅就趁国庆节来湖口寻找。他一下船,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我外公叶新启,后来碰到了当时在湖口码头做搬运工人、名字叫叶立继的老船民,舅舅问他知道叶新启吗?叶立继说我认识,你找他有什么事?舅舅就将寻找亲人的事告诉了他。他说,我带你去可以,但你不要把你妹妹带走,要知道叶家把你妹妹拉扯大很不容易呀!

接着就将我舅舅带到了外公家,舅舅一进门就给我外公下跪,说你老人家是我周家的大恩人呐!并立即拿出工作证说明自己的身份,是武汉市爱武中学的老师。于是,我湖口的舅舅迅速到单位打电话通知当时在湖口武山共大工作的我父母。因为那时交通不便,父母没赶上班车,只好坐上一辆装猪的货车,匆忙地赶到县城,兄妹终于团聚了,大家相拥而泣。这时,我母亲已经三十二岁,是五个孩子的妈妈了。费尽了许多周折,亲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几家人都非常高兴,约定过年到武汉大团圆。我们一到武汉,外婆见到我母亲,顿时热泪盈眶,失散三十二年之久的母女终于团圆了。

骨肉分离长达三十二年,造成这一人间悲剧的罪魁祸首是臭名远扬、罄竹难书的日本军国主义。可喜的是,伟大的中国人民最终战胜了凶残的日本法西斯,赢得了胜利,进而建立了新中国。对我外婆和我母亲来说,这是骨肉分离后获得重逢的必要条件。因此,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暨八一南昌起义、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和秋收起义90周年的今天,我作为在旧中国受尽劫难却得以幸存人的后代,为了不忘记这段历史,为了铭记毛泽东同志“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教导,根据我父母和亲人的口述,以及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特写成此文。

裴 平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