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潮|让生活常葆“诗意”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8-07-10 09:41
愿我们常怀“诗心”,常葆“诗意”,在喧嚣生活中追寻“诗意原乡”,在真淳诗意里守望“精神归处”,传递生活的点滴真情,守护住内心的那份安宁。

几日前,无意间在水卡上看到一首小诗,是陆游的《赠猫》:“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资俸薄,寒无毡坐食无鱼。”诗旁的配图是一位正在灯下伏案疾书的少年,一只小猫蹲坐肩头,专注地盯着少年手中的笔,图侧有小注:小猫似小友,凭肩看画图。作为同样爱诗的资深“猫奴”,我顿觉得遇知己,我想,那张卡片的设计者一定是一位爱猫如痴、有趣不羁又富有诗情的人吧。或许正是他的这份匠心,引得多少人会心一笑,为他们的生活多添了一抹“诗意”。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生活中处处都有“诗意”,哪怕只是一张水卡。

但在现实生活中,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多数人而言,“诗意”往往退居幕后。人们常常面临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现实问题,或许处处碰壁、生计无着,或许鸡毛蒜皮、心烦意乱,或许遭遇挫折、焦头烂额,或许终日奔走、身神俱疲,觉得生活总是一团糟,哪里还有什么诗意可言?

其实不然。有人说,“人活一世,就像作一首诗,你的成功与失败都是那片片诗情,点点诗意。”不论外部环境如何,当你以一颗“诗心”去努力创造或挖掘身边的“诗意”时,生活给你的反馈也自然会不同。北宋著名词人苏东坡一生仕途多舛,被贬黄州期间一度生活困顿、思无所归,后来,他参禅悟道,逐步豁达,摆脱了内心的困境,东坡耕耘,与民为友,寒食诗帖,赤壁三绝,正是因为苏东坡在逆境中依然将生活过得诗意盎然,才能让他黄州五年在诗词、散文和书法上都成就斐然、傲视千年,足以为整个宋朝代言。

“中国人的诗心一直都在,只是需要被激活。”诚哉斯言。生活无处不诗意。“诗意”的生活可以只是“意”,晨起早读闻钟,午后半盏香茗,夜半书月连襟,旅行沿途的风景,好友重逢的拥抱,吐露心声的随笔……人们常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当你放慢脚步、放开视野、放松心态,“诗意”或许就在眼前。

“诗意”的生活,更可以多一点“诗”。想到宠猫,可以如陆放翁般“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想到小暑,可以如吕和叔般“闭院开轩笑语阑,江山并入一壶宽”;想到下雨,可以如李清照般“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想到炎热,可以如王虚中般“何当一夕金风起,为我扫除天下热”。正如一篇人民时评中所言,“生活的平凡,挡不住内心里对诗意远方的向往……诗心是个人的,而诗意是共同的,诗歌里有的是古今一脉的文化印记,有的是慰藉人生的精神给养,有的是耐人寻味的审美趣味。”在诗词的国度里感受生命的温度和情怀,不正是生活中最美的“诗意”吗?

“东风着物能多少,写入清诗句句新。”愿我们常怀“诗心”,常葆“诗意”,在喧嚣生活中追寻“诗意原乡”,在真淳诗意里守望“精神归处”,传递生活的点滴真情,守护住内心的那份安宁。

姜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