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锋:“考研热”背后是否意味着学历贬值?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1-09 16:31
普通学历贬值已成大势所趋,但并非意味着学历将会愈加无休止地高等化。

近日,中国教育在线发布了《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290万人,较上一年激增52万人,增幅达到21.8%,是近十余年增幅最大的一年。其中,广东、河南、江西增幅较大,分别达到29.6%、25.6%、24.8%。纵向来看,全国研究生招生人数在逐年上升,在1978年,研究生招生10708人,到2017年招生数量达到806103人,突破80万人,增幅达到近10年最高。2017年由于将非全日制纳入统考,招生数量大幅增加,硕士研究生招生数量从59万人增长至72万人。

较之以往,今年全国考研人数确实达到了新高,甚至创造了多项“惊人”指标:290万人、21.8%的增幅以及连续五年上涨。从这些指标来看,今年的硕士研究生考试确实给人带来了“考研热”的感觉,与此同时,公众也开始更加担心“考研热”的背后,是否真正意味着学历贬值时代的全面到来?自己原有的学历是否正在急速贬值中?

要明确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从考研动机来豹窥一斑。据考研动机调查显示,今年考生在报考研究生时,首要动机为就业压力大,提高就业竞争力,占比36%;其次是继续深造,提高学术研究能力,占比21%;第三是为了获得学历、学位证书,占比17%。所以从动机角度来看,为了提升自身工作能力而考研依然是主流,换言之,将来工作岗位上,高学历人员的比例将会不断增加,因此抱有原有学历的在职者,必然会受到高学历同行的“学历比较压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少在职者已经开始选择非全日制研究生教育,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全国考研人数总量,“考研热”的背后,也有这一人群的“先知先觉”。

不难看出,“考研热”的背后其实是应对就业压力的“预热”。随着社会的发展,原有的社会分工也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正在不断细化,旧有的传统产业亟需转型甚至被颠覆,更多的行业开始实现机械化、智能化,导致诸多行业已经面临着去人工化的巨大变革。说白了,需要普通人力技能的职位越来越少,而高精尖人才在依然稀缺,中等“白领”必将受到极大的压缩。在这种社会就业结构的大变革背景下,普通学历就业者必然会面临极大的就业压力和竞争压力,提前“武装自己”就成为增大就业砝码最好的选择,从学历上提升自己则是许多人最为便捷有效的方式,“考研热”也就应运而生。因此从这个层面上看,“考研热”的背后,确实说明大众化普通学历贬值的时代正在来临,或者说“中等学历困境”已经出现。

除此之外,“考研热”背后依然有个问题值得我们注意。在最新的《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中,女生开始已经连续多年成考研群体的主力。事实上,自2015年开始,女生比例就超过男生,历年考研女生占比分别为59%、60%、59%和60%。很显然,女生之所以更加注重要考研的方式提升自身砝码,依然是社会就业歧视的压力“传导”,更多的女性希望通过学历提升来增强就业竞争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为“考研热”增加了“热度”。

普通学历贬值已成大势所趋,但并非意味着学历将会愈加无休止地高等化。首先,从社会教育成本来看,教育时间相对有限,不可能无限制地提高学习时间,因此除了以“考研热”为代表的学历教育外,更多的会采取职业教育来替代学位教育。其次,“中等学历困境”并非全行业,而是指普通专业的“中等学历困境”,新兴行业和专业度较高的行业,普通学历人才依然稀缺,这在很大程度上会“稀释”普通学历教育的“考研热”等状况。再次,学历教育最终还会向能力教育回归,这是信息社会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学历“敲门砖”的功能将逐步会被“能力为王”的现实所替代,学历教育将会更加务实且理性。所以综合来看,我们不需要对“考研热”所带来的学历贬值而过于悲观,相反,让学历教育回归理性、回归教育本质,或许更加务实。

(南昌社科院 戴庆锋)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