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年轻人为何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2-25 09:34
抽象的“月薪万元”,并不能描述制造业年轻工人的生存状态。不要怪年轻人矫情,也别怨外卖行当吃香,制造业如果真能“静思己过”,就该从“月薪万元”的幻觉中抽离出来,真正为打拼在制造业的年轻人做点实事吧。

制造业工厂一线工人流动性大,往往是“招八百走一千”,大型工厂几乎全年在招聘。最近这几年,不管经济如何变化,制造业工厂的招工荒愈演愈烈,可以说“以前是老板挑工人,现在是工人挑老板。”现实的情况是,月薪万元,还是招不到人,而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2月23日 每日经济新闻)

制造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弱,难免有人要矫情一句“这一届的年轻人大概太任性了”。

有个现象确实值得警惕、更值得反思,比如美团2018年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外卖骑手多处在青年阶段,80、90后为骑手群体的中坚力量,占比高达82%。值得注意的是,31%的骑手上一份工作正好是产业工人。制造业工厂里月薪万元还招不到人,乍看起来,这是“灵活就业”完胜了“固定就业”。很多人想不通:有个遮风避雨的稳定工作,为什么还要风里雨里为外卖奔走?

只是,年轻人不是傻子,性价比仍是职业选择的核心考量。被媒体和舆论说得天花乱坠的“月薪万元”,大概有点像电信企业整改之前的“不限流量”宣传:一则,这个“月薪万元”是个理想状态,或者说能拿到这个月薪的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产业工人的薪资水平,大概也就在当地平均工资以上一点。

二则,要拿到“月薪万元”,绝不是八小时工作制就能实现的,“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月休一天”这样的生活,大概是很多现代年轻人不能接受的。再说,“每天都在灰尘堆积的环境里拼命不停劳作,吃饭都是在岗位上吃而且饭后无休”等工作状态,怕是也说破了“有毒的月薪万元”这个残酷现实。

抽象的“月薪万元”,并不能描述制造业年轻工人的生存状态。当他们蜂拥向外卖等服务业的时候,要反思的不是求职者的趋利选择和市场规律,而应该是制造业劳工的权益保障和福利待遇。送外卖的岗位被青睐,送快递的行当也是热火朝天。《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显示,中国快递员数量已经达到300万,从年龄来看,80后是快递员大军的主力,90后紧随其后且占比提升显著。当稳定薪资叠加上“上班时间灵活、收入有保障、时间自由”等优势之后,制造业工厂岗位的性价比便高下立现了。

说这些的意思,当然不是鼓励所有年轻人去服务业中流击楫,而是制造业不能像个不讲理的“怨妇”一样只看到年轻人势利的选择。一方面,提高劳动力价值、提升制造业福利保障,这早已是当务之急;另一方面,改善工作环境、关爱精神生活,让制造业真正享有“职业尊荣”也是不容规避的话题。国家统计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省内流动农民工占比增高,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比重为29.9%,比上年下降0.6个百分点。离家更近些、生活更稳些,年轻务工者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求职偏好。

年轻人为何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这个问题的分析,完全可以回归于职业选择的基本规律之上。不要怪年轻人矫情,也别怨外卖行当吃香,制造业如果真能“静思己过”,就该从“月薪万元”的幻觉中抽离出来,真正为打拼在制造业的年轻人做点实事吧。最后说句题外话,还有个客观现实也是大势所趋:服务业在三产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制造业机器人化越来越成熟,于此语境之下,产业工人的绝对数量与日俱减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坏事。

猜你还想看:

邓海建:传统文化的脑容量装不下几个古诗读音?

明明是给现代人“省事儿”的读音修改、明明就几个古诗词用字的读音调整,为何反倒吃力不讨好地叫国人如此耿耿于怀?

邓海建:故宫灯会票“被秒”,谁说传统文化过气?

故宫灯会票“被秒”,大概就像一则活生生的寓言,起码说破了真正的传统文化永远不会过气的道理。

邓海建:谁是“有害教育类App”的第一责任人?

这种“校企合作”挣钱的勾当,拿着学生的学习信息再高价贩卖给家长,合情合理、合规合法吗?

邓海建:“主持人怼局长”能解决交通问题吗?

说破无毒、有则改之,让舆论监督的聚光灯亮一些,天肯定不会塌下来。

邓海建:不要总想着赐予“花总”斗酒店的勇气

令人遗憾的是,酒店业“杯子里的秘密”迄今未能引起足够重视,行业标准与卫生监管仍似大而无当。

邓海建:从权健到无限极,还有多少靴子待落地?

打着“直销”的招牌,从事不法的行为,披着“保健品”的外衣,编着鬼都能信的故事……真正令人瑟瑟发抖的是下面这个数据:2018中国直销公司中,无限极超过安利,成为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

热点聚焦|她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这是先生的人生感言。是啊,一生传奇,一缕烟云。她活在澄明蔚然的世界,远离呕哑嘈杂,拒绝脂粉溢美。“贡献一生,做做学问”,归于人世间的赤子之心。女神走了,一切赞美与感叹或许都是妄言,然而好在,有文字,有书籍,她的美好却可以传续下来。再见了,杨绛先生!

【社会】“不能陪长大”,不是坏爸爸

“不能陪长大”,不是坏爸爸。这个道理,孩子迟早会懂。可是,有什么办法能让爸爸早日回家、早日参与到儿女的成长中去呢?这个问题,显然比简单而抽象地赞美勤劳更重要,比无言以对的廉价感动更须理性面对。

【社会】“被逼婚率”是咋算出来的?

诸如“你年纪也不小了……”“爸妈年纪大了……”,听起来确实有点亲情倒逼的意思,但,更多的催促,不过是亲情提醒,并没有上升到逼迫的地步。再说,最后能不能找到另一半、愿不愿去领证,这是“逼”也没用的事情,决定权还在自己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