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乡村留人才,靠情怀更要靠制度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4-02 15:22
人才愈发优秀,数量也愈发增多,可无论是学农的大学生还是“状元村”的“状元”,似乎都并没有与乡村振兴挂上钩。

泰山脚下的洼里村,是个典型的空心村,农耕废弛、人员流失,走在村里好半天才能见到一两个老人慢慢悠悠地经过,几乎没有年轻人留在村里,哪怕正值春耕季节,也没有一点繁忙气象。但洼里村同时也是个远近闻名的“状元村”: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小小的村庄里出了9位博士、9位硕士,将近60位大学生。(4月1日《新京报》)

“状元村”变空心村,这样的“变”,让人忍不住心酸感慨。可以想见的是,简简单单的“状元村”三个字背后,凝聚着父辈祖辈的辛勤汗水和对儿孙的殷勤期盼。他们多数是文化程度不高、靠土地谋生的农民,他们亲历了社会在数十年当中的日新月异变革,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不惜省吃俭用、艰难困苦,也要供儿孙读书,并且还要拼了劲儿地供出名堂。然而,供出了名堂,也打出了远近闻名的“状元村”名号,却好像是给他人做嫁衣一般,优秀才子们源源不断地涌向更远的城市,村庄却逐渐变空了。

是情怀缺失吗?还是根本没有回馈家乡的意识?不排除有此类原因,但人才流失的更主要原因,恐怕还是在于现实生活状况。城市总是对高学历人才敞开怀抱的,留在城市,不仅意味着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甚至灯红酒绿,更意味着多种择业机会、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优越的薪酬待遇——在一线城市,月收入过万更是平平常常,这样的薪酬水平是乡村难以达到的。曾经在“状元村”嬉笑打闹的孩子,如今长大成才,忙着在城市站位脚跟,打拼好自己的人生、筑牢自己的巢——他们着眼于自己的现实生活,被工作和家庭中的种种琐事包围;也许偶尔也会想起家乡,也会因为家乡的“空心”忍不住鼻酸,但又无计、无力也无财回馈家乡。

人对家乡总是有情怀的,即使这份情怀再淡薄,当你只身远离故土时,只要听到或看到家乡的名字,心里就总会泛起一种异样情感,这便是对家乡的情怀。可情怀的确有深有浅,在现实生活乃至远大志向面前,情怀的力量终究是不够强大的。要让“状元村”变空心村的心酸不再蔓延,仅靠情怀是不够的,必须还要靠制度。通过宏观调控,将就业政策适度倾向乡村,改善乡村人居环境,鼓励高学历者返乡就业创业,提高薪酬及其他待遇水平——总之,从物质层面为他们提供保障,使优秀才子得以无后顾之忧地返乡就业创业,这是留住人才的可行之路。

日前曾有媒体就“学农的大学生农村留不住”这一现象进行报道。这与“‘状元村’留不住‘状元’”的本质是相似的:人才愈发优秀,数量也愈发增多,可无论是学农的大学生还是“状元村”的“状元”,似乎都并没有与乡村振兴挂上钩。令人心酸的洼里村,只是万千农村的一个缩影。要让万千个洼里村重新活起来,就必须靠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必须为乡村留人才这一课题把准脉、发准力,让万千优秀才子踏上乡村振兴的船。

猜你还想看:

艾琳:“研究性学习”不能打假把式

学生本就不具备做好研究的能力,家长只得代劳,东拼西凑完成作业,再交由老师批阅。

艾琳:要把“论文代写”禁到实处

用买来的假论文换取毕业证和学位证,是对其他耕耘在学术一线的研究学者的不公正,更是极大的不尊重。

艾琳:要平衡好“教育”与“国学”这杆秤

崇尚读“国学”的家长有很多,孙楠只是其中之一,华夏学宫也只是众多以“国学”为招牌的培训机构之一。

艾琳:别拿短视频当治愈空虚的良药

看“爽剧”“爽文”,观众和读者因为主人公的开挂人生而觉得“爽”;刷短视频,又因为视频中畅快淋漓的欢声笑语或俊男靓女而觉得“爽”。

艾琳:孩子睡不够觉,我们该反思什么?

孩子睡不够觉,我们不仅该反思我们对“睡眠”这件大事的潦草心态,更应该反思我们在教育孩子时可能存在的错误观念。

艾琳:别让考研反成人生掣肘

这些学生不糊涂不迷茫,知道为什么考研,懂得如何一步步实现理想。他们往往缺少兴趣爱好,对本科阶段所学专业又并非那么热爱,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何种行业和岗位。

艾琳:立法禁止智能手机进校园难治本

因此,“立法禁止”初衷虽好,但难免有过于严苛之嫌。

艾琳:明星维持“人设”不能只靠演

身为博士也应该对知网大名有所耳闻,否则实在对不住“学霸”美誉。

艾琳:《皓镧传》不热,一味复制是病灶

总而言之,无论是何种题材的影视作品,创新才是成功的必要因素。

艾琳:减负不能只停留在校园

在减负之路上,多地校园已迈出步伐,力求让孩子轻松度过课余时光与每个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