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不能让“读经”成为形而上学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4-09 14:59
“读经班”应该摆正位置,遵规守法,让学生在正常接受义务教育的同时得以吸收国学精髓,使“读经”成为画龙点睛的一件好事。

近日,有记者在北京通州等地暗访时发现,全日制“读经班”依然存在,混班教学、放弃“数理化”等学科知识、授课教师无资质等现象依旧没有消除,很多“读经班”隐蔽在郊区别墅、居民楼里办学。这些“读经班”招收义务教育适龄儿童,已明显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在培训时间、收费方式、教学场地、教师资格等方面也违反了北京市相关规定。(4月9日 《北京青年报》)

据报道可知,在“读经班”就读的各年龄段的孩子,基本都以“读经典”为主要学习内容,数学课干脆成了选修,而教孩子认字这件大事居然使用“糊里糊涂”认字法——也就是说,认字不需要教,多读读经,糊里糊涂就学会了。且不论其他,单看该“读经班”的“糊里糊涂”认字法,就难免令人感到哭笑不得:实在难以想象,现如今竟还有老师用这种方法教学生认字。

其实,倘若是思维已渐趋成熟的青少年,或许的确有能力用所谓的“糊里糊涂”法认生僻字,这就像我们背课文一样:熟读熟背,最后课文里的生僻字自然就牢牢记住了。但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适用的学习方法必然是不同的,心智尚未发育完全的儿童,势必需要更多引导,这种引导应该是从易到难、从简到繁的过程,而非把难易不一、繁简不一的知识一股脑塞给儿童,让儿童“糊里糊涂”地自行消化。贪多嚼不烂,这是自古流传的规律,假如违背这一规律,就极易出现“消化不良”的反应。

我们不能否认“读经”的益处。所谓“读经”,在“读经班”里指的是《论语》《诗经》《唐诗三百首》等经典。读经典是益处多多的,因为这些经典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高度浓缩,蕴含从古流传至今的先人智慧。可很显然,在现如今,“读经”绝不能成为教育的全部。闻鸡而颂、深夜而息,把一天中的绝大数多时间用来摇头晃脑读经典——这像极了古代的私塾。在私塾盛行的年代,“读经”的地位的确是无可取代的,可这放在现如今是行不通的。即使“读经班”能培养出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元曲能倒背如流的人才,可他们连“数理化”中包含的最浅显的科学道理都一窍不通,连基本的英文单词都没有掌握,更没有形成感性与理性相统一的、客观的、富有逻辑性的思维能力,没有掌握思考和解决问题的基本方法——这样的“人才”真的是人才吗?

前不久,教育部刚刚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指出,各地要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这一要求充分体现出教育部门对违规违法的“读经班”等办学行为的否定态度。“读经”本不是坏事。“读经班”应该摆正位置,遵规守法,让学生在正常接受义务教育的同时得以吸收国学精髓,使“读经”成为画龙点睛的一件好事。

猜你还想看:

艾琳:经典剧翻拍,适度创新可以有

试想,如果《大话西游》只是一部恶搞原著的空洞喜剧片,如果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故事丝毫触不到观众泪点,它又如何能承载情怀,承载一代人的珍贵回忆呢?

艾琳:乡村留人才,靠情怀更要靠制度

人才愈发优秀,数量也愈发增多,可无论是学农的大学生还是“状元村”的“状元”,似乎都并没有与乡村振兴挂上钩。

艾琳:“研究性学习”不能打假把式

学生本就不具备做好研究的能力,家长只得代劳,东拼西凑完成作业,再交由老师批阅。

艾琳:要把“论文代写”禁到实处

用买来的假论文换取毕业证和学位证,是对其他耕耘在学术一线的研究学者的不公正,更是极大的不尊重。

艾琳:要平衡好“教育”与“国学”这杆秤

崇尚读“国学”的家长有很多,孙楠只是其中之一,华夏学宫也只是众多以“国学”为招牌的培训机构之一。

艾琳:别拿短视频当治愈空虚的良药

看“爽剧”“爽文”,观众和读者因为主人公的开挂人生而觉得“爽”;刷短视频,又因为视频中畅快淋漓的欢声笑语或俊男靓女而觉得“爽”。

艾琳:孩子睡不够觉,我们该反思什么?

孩子睡不够觉,我们不仅该反思我们对“睡眠”这件大事的潦草心态,更应该反思我们在教育孩子时可能存在的错误观念。

艾琳:别让考研反成人生掣肘

这些学生不糊涂不迷茫,知道为什么考研,懂得如何一步步实现理想。他们往往缺少兴趣爱好,对本科阶段所学专业又并非那么热爱,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何种行业和岗位。

艾琳:立法禁止智能手机进校园难治本

因此,“立法禁止”初衷虽好,但难免有过于严苛之嫌。

艾琳:明星维持“人设”不能只靠演

身为博士也应该对知网大名有所耳闻,否则实在对不住“学霸”美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