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要拍美照,何须摇树?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4-10 09:05
可是,即使没有花瓣雨,身着汉服的女孩脸上挂着惬意的笑,静静立于海棠树下,俯身拾起一片不知何时被风吹落的花瓣——这难道不也是另一幅别具意境的画面吗?

近日,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为了给穿汉服的孩子拍一张照片,一家三口三代人抓住一棵海棠树一阵猛摇,花瓣大量飘落下来。有网友评论称,这是“穿着传统服装,却干着与传统美德相违背的事”。(4月8日北京卫视)

为拍美照而破坏环境,这类行为早已屡见不鲜了。还记得去年秋季,杭州滨江江边公园的“粉黛乱子草”吸引众多游人观赏,许多游客在“粉黛”丛中拍照,致使原本挺立的“粉黛”被大片压倒,令人心疼不已;随后几天,位于成都麓湖的另一片“粉黛”也同样遭了殃,不仅被踩得凌乱不堪,还被踩出一条小路。前有“粉黛”遭殃,后有海棠树遭猛摇,时间地点不同,事情本质却全然相同。

要拍美照,又何须摇树?何须把原本繁茂的花瓣摇下,把原本挺立的枝叶踏平?海棠花离开枝梢,缓缓飘落,身着汉服的女孩静静立于花瓣雨中——这的确是一幅颇具意境的画面;可是,即使没有花瓣雨,身着汉服的女孩脸上挂着惬意的笑,静静立于海棠树下,俯身拾起一片不知何时被风吹落的花瓣——这难道不也是另一幅别具意境的画面吗?

可见,要拍出美照,是大可不必以摇树为代价的。照片美不美,本就取决于很多因素,光线、构图、角度、背景,样样关键。认为摇出了花瓣雨就等同于能拍出美照,这种看法恐怕是对摄影这门技术的极大误解,太过于简单粗暴。更何况,眼下正值春意盎然时节,美景处处可寻,又何必执着于一棵海棠树,执着于正盛开于枝头的花瓣呢?

摇出花瓣雨,创造出意境,拍出美照,存入相册,最后发朋友圈——说到底,“摇树拍照”这类行为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想把最美的自己配上最美的景,留待以后自我欣赏,或发到朋友圈里供他人欣赏。这样的初衷本质是好的,这也是拍照留念的意义所在。但倘若是为了留念,照片的纪念价值就该大过炫耀价值,哪怕人不美、景不美,哪怕有瑕疵,只要人在、景好,就足以拥有纪念价值。假如为了拍美照,不管不顾地摇树、踩踏,甚至为博眼球,在危险地段用危险姿势自拍——这就压根不是在“留念”,而是把炫耀、把满足虚荣心放在了首位,这样的照片或许的确绚丽多彩,但却毫无价值。

因此,找美景、拍美照时,切记要端正心态。退一步讲,即使一定要拍美照炫耀,也万不能以破坏植物和环境为代价。万物皆有生命,被迫与树枝分离的花瓣难道不会疼吗?花叶落满地,在这棵树上倾注了太多心血的园丁难道不会愤慨吗?四周人来人往,不乏有许多随家长踏春游玩的孩子,当摇树这一行为被孩子们看到,孩子们难道不会形成错误观念,认为“摇树拍照”是司空见惯的、可取的行为吗?为了小小一张美照,产生如此之多的负面影响,这实在是得不偿失。

猜你还想看:

艾琳:不能让“读经”成为形而上学

“读经班”应该摆正位置,遵规守法,让学生在正常接受义务教育的同时得以吸收国学精髓,使“读经”成为画龙点睛的一件好事。

艾琳:经典剧翻拍,适度创新可以有

试想,如果《大话西游》只是一部恶搞原著的空洞喜剧片,如果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故事丝毫触不到观众泪点,它又如何能承载情怀,承载一代人的珍贵回忆呢?

艾琳:乡村留人才,靠情怀更要靠制度

人才愈发优秀,数量也愈发增多,可无论是学农的大学生还是“状元村”的“状元”,似乎都并没有与乡村振兴挂上钩。

艾琳:“研究性学习”不能打假把式

学生本就不具备做好研究的能力,家长只得代劳,东拼西凑完成作业,再交由老师批阅。

艾琳:要把“论文代写”禁到实处

用买来的假论文换取毕业证和学位证,是对其他耕耘在学术一线的研究学者的不公正,更是极大的不尊重。

艾琳:要平衡好“教育”与“国学”这杆秤

崇尚读“国学”的家长有很多,孙楠只是其中之一,华夏学宫也只是众多以“国学”为招牌的培训机构之一。

艾琳:别拿短视频当治愈空虚的良药

看“爽剧”“爽文”,观众和读者因为主人公的开挂人生而觉得“爽”;刷短视频,又因为视频中畅快淋漓的欢声笑语或俊男靓女而觉得“爽”。

艾琳:孩子睡不够觉,我们该反思什么?

孩子睡不够觉,我们不仅该反思我们对“睡眠”这件大事的潦草心态,更应该反思我们在教育孩子时可能存在的错误观念。

艾琳:别让考研反成人生掣肘

这些学生不糊涂不迷茫,知道为什么考研,懂得如何一步步实现理想。他们往往缺少兴趣爱好,对本科阶段所学专业又并非那么热爱,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何种行业和岗位。

艾琳:立法禁止智能手机进校园难治本

因此,“立法禁止”初衷虽好,但难免有过于严苛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