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德斌:小程序虽小,责任不能少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5-13 10:06
因此,平台要提升技术打击能力,对违法违规小程序的打击常态化,需要进行深入挖掘,采取智能识别和人工审查双重机制,对小程序逐一辨识,将违法违规小程序剔出。

小程序因“用完即走”、不用下载和安装等特点,成为互联网新风口,同时也成为乱象高发地。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小程序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一些商家利用小程序销售假货,甚至有一些“套路贷”通过小程序的形式“伪装”上线……专家建议,企业应出台一套完整的监管运行规则,并将相关数据与公安、工商、金融等部门共享,对违法犯罪活动实施联合打击。(5月12日《半月谈》)

小程序是一种轻应用,其特点就是遵循极简主义,不搞大而全的功能,只开发用户最需要的功能,不占用手机宝贵的内存空间,无需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用完关掉。因此,小程序一经推出,就深受广大用户和商家的青睐,迅速打开市场,小程序总量已达数百万个,日活用户则高达数亿之众。不过,在炫目的数据背后,小程序市场也存在诸多乱象,违法犯罪活动猖獗,令用户权益遭到严重侵犯,急需加以整顿和规范。

目前小程序的注册门槛很低,个人也可做展示类小程序,制作技术也简单,成本很低,在一些知名电商平台,一款订制小程序价格最低只需百元,这就给违法犯罪行为,打开了快捷方便之门。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诸如售假、套路贷、涉黄涉赌、虚假宣传、盗窃个人信息等小程序泛滥成灾,部分小程序穿着伪装“马甲”,无法轻易辨识真相,令人防不胜防。而且,小程序的举证、维权相对困难,用户往往蒙受损失后,也难以获得赔偿。

小程序虽小,功能相对简单,但其本质上仍然属于应用软件,为广大用户提供各种服务的,需要遵守软件产品管理规定,不得制作违法违规小程序。而且,小程序是通过平台上架,那么平台理应承担起监管责任,把好小程序的审核关,并对违法违规小程序及时下架处置。因此,平台要提升技术打击能力,对违法违规小程序的打击常态化,需要进行深入挖掘,采取智能识别和人工审查双重机制,对小程序逐一辨识,将违法违规小程序剔出。

目前对小程序的实名责任制落实还不到位,平台要加强对小程序开发者和使用者的实名信息管理,以便发现问题后能迅速找到责任人。应加强小程序的前置审查机制,限制注册人随意改名、改变发布类别的行为,并提高对展示类小程序的图片识别能力,进行重点监控,以防范违法犯罪行为混迹其中。同时,不能止于封号、下架处置,还应将违法违规小程序的注册身份、联系人等信息,主动进行锁定提交给监管部门,以便采取进一步的处罚措施。

由于小程序数量庞杂,良莠不齐,难以辨识,用户需要谨慎使用,对来历不明的小程序提高警惕,不要轻易将自己的隐私信息授权给小程序,以免遭到非法搜集和泄露,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同时,对于违法违规小程序,用户应积极举报相关线索,避免其危害更多用户。

猜你还想看:

江德斌:遏制骚扰电话需要源头治理

显而易见,95号码骚扰电话之所以如此猖獗,主要还是申请办理环节不严谨,代办公司一味牟利,采取造假手段帮助商家开通。

江德斌:需要检索的不仅是“鲁迅说过的话”

如今,在“鲁迅著作全编在线检索系统”的帮助下,那些伪造、恶搞的鲁迅“名言”,就在火眼金睛之下现了原形,被系统直接证伪,既洗清了鲁迅的清白,也能让“伪名言”不攻自破,避免大家上当。

江德斌:“教科书式反偷拍”更需配套“教科书式惩罚”

警方对于类似偷拍案件的查处,一般是按照治安案件处理,处罚力度稍显过轻。

江德斌:购房“服务费”涉嫌乱收费和偷逃税

然而,在本案里,开发商却要求业主支付合同外的购房“服务费”,如此就变相抬高了商铺价格,令业主支付了超出报价的购房成本。

江德斌:医院需加强科学管理防范“医患纠纷”

如何将患者挂号排队、再诊排队合理安排,以把握好公平原则,乃是值得探讨的地方。

江德斌:《复联4》的成功值得国产电影学习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从漫画脱胎换骨到电影,漫威超级英雄系列已然成为一个大IP,并催生出诸多衍生品,令漫威大赚特赚。以《复联4》为代表的漫威系列电影,乃是好莱坞电影工业化的产物。

江德斌:“急诊分级就诊”治标更需治本

不过,需要看到的是,“急诊分级就诊”乃是治标的措施,并未真正解决医疗资源紧张的根源问题。因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在推进实施“急诊分级就诊”之后,应顺势而为,进一步深化医疗改革。

江德斌:“安全帽不安全”并非黑色幽默

而且,据其所言劣质安全帽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小工地上,基本上都是小包工头自己买的,价格只有几块钱,工地上也没人检查安全帽的质量,导致工人只能被动戴这种劣质安全帽。

江德斌:“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消费者维权不该这么难!

然而,目前我国消费者与商家地位不对等,商家不认真履行责任,维权成本过高,手续太过繁琐,加之监管不力,甚至存在偏袒商家的情况,造成博弈失衡,令消费者权益沦丧,维权困难重重,屡屡被迫上演“另类维权”。

江德斌:知识产权要保护,但不能做“版权流氓”

不过,知识产权保护也有界限,不能做“版权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