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年轻人到底该去大城市做什么?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5-13 10:06
年轻人奔向北上广深,又或者是所谓“新一线城市”,大概不是为了混吃等退休、亦非早早“喜当爹”,而是坚守着“万一实现了呢”的梦想。

近日在北京发布的《2019人才流动与薪酬趋势报告》显示,新一线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愈发强劲,打破一线城市垄断格局。杭州、成都和南京三地是近三年新一线城市中增长最快的人才引流地,其中,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高达3.9%。(5月10日中国新闻网)

晴日暖风,初夏光景。栀子花开,毕业季来。在“逃离”与“逃回”的伪命题之后,2019年的834万应届毕业生,大概仍在激情与忐忑之间,憧憬着大城市的风浪与江山。一线也好、新一线也罢,纵使“居之不易”,亦要策马扬鞭。即便有人说,“牛栏山”和“江小白”能有多大差别——只是,世界那么大,谁肯辜负青春芳华?

在职场的江湖,人生大概就两个方向:一是“钱景”。经济基础决定着各色梦想。二是“前景”。精神皈依影响着凡俗的获得感。年轻人奔向北上广深,又或者是所谓“新一线城市”,大概不是为了混吃等退休、亦非早早“喜当爹”,而是坚守着“万一实现了呢”的梦想。于此而言,比如“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高达3.9%”,恐怕并不是因为它家里有着风光旖旎的西湖;而是因为这座城市有阿里、海康威视、娃哈哈等一长串的名企集群,有适合生长梦想的阳光空气和土壤。

年轻人去大城市做什么?这个问题本来不是问题,但在所谓“996”泛化讨论之后,这个问题似乎忽然成了问题。有人说,“等到全民‘996’,谁又知道生活本来的滋味呢?”这话当然没问题,生活不仅有柴米油盐,还有星辰大海。不过,如果放在创业青年的概念范畴来看待“996”问题,一边倒的诘责与质疑似乎未必那么铿锵有理。问句最直白的:古往今来的实业家,尤其是在初创阶段,有几个是朝九晚五按点作息?媒体近日爆出,有硅谷初创公司在内部邮件中,除了直白地说“完不成KPI奖金可能泡汤”,还提出,一些产品经理和团队领导落后进程,周末也不加班追上。强制“996”固然可耻或涉嫌违法,只是,趁年轻多拼一把,也是无可置喙的吧。若要诗意点,不妨换个说法,“等到全民朝九晚五,谁又知道奋斗本来的滋味呢?”

快乐工作、认真生活——这大概是天下年轻人去往大城市最初的豪情万丈。古人云,“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大白话的翻译就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忙碌的工作和丰盈的生活,一定因为时间而是呈现鱼与熊掌的撕裂吗?大城市或许代表的只是一种人生态度:会工作+会生活;而我们多年以后返回原乡,于心安处的念想,怕也有一句——当年,曾拼搏如斯、努力如斯。这让人想起昨天的第15个阿里日上,担当证婚人的马云对员工提出两个“生活KPI”小目标,并强调“公司里的活儿要快乐地干,家里的活儿要认真干。”我们常说,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工作不负家?其实,优秀的企业或者优质的人生,大概就是寻觅其间的平衡点与辩证法。员工好,企业才会好;青年好,社会才会好。

越到就业季,年轻人越是诸般纠结,”鸡汤大师“们也越是喜欢抛出语不惊人死不休之语。不过,生活向来很坦诚,最复杂的选择往往遵循着最简单的逻辑。去往最廖阔的战场、书写最跌宕的青春,无须面朝大海,亦会看到盛夏的繁花似锦。

猜你还想看:

邓海建:大学改名果真是“全校人的梦”?

大学之大,非在“大名号”、而在“大学问”。

邓海建:“抢夺方向盘入刑”为公共安全护航

守护公交车上的公共安全,严刑峻法就当秀出肌肉和牙齿的力量。

邓海建:薅羊毛的“高考移民”须顶格处理

全面排查也好、重点排查也罢,说到底,就是不能让“高考移民”在权钱的长袖善舞下浑水摸鱼。

邓海建:谁是拦截骚扰电话的主力军?

说得更直接一些:这究竟是用户不举报,还是运营商不作为?

邓海建:“听不懂话”的霸气官员是如何炼成的?

不过,长春市南关区教育局副局长在接待群众时出言不逊的霸气与火气,还是刷新了民众对官员素养的认知底线。

邓海建:“集团开发酒”到底是个什么酒?

萝卜快了不洗泥,林子大了鸟就多。

邓海建:网红经济的下半场还得看实体

年卖出近3000万份、远销德国成奢侈品……没有网红,只怕是好粉也怕巷子深。

邓海建:携号转网“坑多多”,维权也要等哭诉?

电信服务不是福利院,利益博弈从来都是刀光剑影的。

邓海建:“单身女性买房”真值得猛夸吗?

大龄女青年或者单身女性买房,本身也未必是个值得褒贬的话题,反倒是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对房子仍是如此于心耿耿,这究竟是怎样的情节或心结呢?就算单身女性买房时髦得很,也不见得经得起天花乱坠的溢美。

邓海建:认定论文抄袭何以比登天还难?

这样的程序正义,难免叫人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