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官敬:“喜欢开会”是一种什么体验?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7-12 15:34
切莫因过多过滥的务虚会,给党员干部造成“温水煮蛙”效应,让其进入形式主义泥潭还沉迷于此。

日前,有在机关工作的好友谈自己开会体会,说由于经常性一天开三四次会,甚至有时一周五天都在开会,慢慢感觉自己“喜欢开会”。不得不说,如此高频率、高强度的会议,很难不让联想到形式主义水分和务虚主义成分。尤其一句“喜欢开会”,更是令笔者顿感错愕。

为什么会“喜欢开会”?原因不外乎,开会不用花脑筋、想问题,更不用做工作、费力气,“屁股一坐,闭目养神;屁股一抬,一天过去”。不光坐在空调房间、不用吹风晒日头,甚至有的还有“一顿免费的午饭”。站在参会者角度想,轻松简单、自在清净,比起在单位受规矩、又干活,简直就是“美差一件”。时间一久,开得会多,自然就患上“开会依赖症”,不仅“喜欢开会”,反而会“恐惧上班”。

从侧面来看,又有多少会是值得开、必须开、不得不开的。“会”来“会”去、开了又开,又能让参会者“会多少”、对工作政绩又有“多大作用”?恐怕说来说去,还是会找到形式主义头上。因为相对到前线抓落实、撸袖干,“开会”是一个最好拿捏的软柿子,讲讲话、念念稿、鼓鼓掌,会后报道报道、宣传宣传,声音动静有了、态度精神也有了,然后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式获得莫名的“成就感”。

足见,“喜欢开会”的体验是少数上级部门懒政怠政、假作为理念滋生,蚕噬了党员干部担当尽责、实干锐意的精神意志。此种现象定然要高度重视、不得不防,长此久往必定形成恶劣循环,玷污地方党风政风,败坏党员干部形象,损害基层群众利益。

有时候形式主义不可怕,怕的是身陷“形式主义”而不觉。民国张天翼在《华威先生》一书描写一民国官员,整天忙忙碌碌于开会、剪彩、出席活动等,没干任何实事却总觉得自己过得很充实、很勤奋。所以说,“喜欢开会”本身落入形式主义窠臼,从某种意义上无疑是喜欢上形式主义的虚头巴脑、不用吃苦和轻轻松松。

试想,假使一场会是为实干而来、而工作而开,必然要有头脑风暴、思想碰撞,提出点子、拿出办法,同时全场绷紧神经、专心致志,组办方认真传达、用心讲授,参会者秉神消化、走心吸收。如此一来,参会者岂能闲得住、坐得安,组织方怎可慢悠悠念念稿、清爽爽走过场?

“喜欢开会”说到底是一种懒惰、一种畏难、一种安逸,这样的体验要不得、不能有。上级部门要以此为戒,切实改进会风、完善会议制度、作出科学安排,“能删则删,能减则减”,确保每一场会有干货、有实效。切莫因过多过滥的务虚会,给党员干部造成“温水煮蛙”效应,让其进入形式主义泥潭还沉迷于此。

此外,党员干部应自觉摆脱散漫懈怠意识侵袭,“带着耳朵”、人到心到开会,秉持对工作负责、对单位负责态度,既能学好会场精神、搞懂工作宗旨,又能在传动落实中提出意见和见解。

猜你还想看:

段官敬:“学伴”制度遭质疑,大学该靠什么诠释精神内核?

今天也许是“学伴制度”,明天可能是“其他制度”,不管是什么制度,都不能脱离教学育人的轨迹、背离求学成才的方位。

段官敬:少些扶贫“晚会”,莫让干部“瞌睡”

扶贫工作复杂性、艰巨性、突发性兼而有之,难保有“不能过夜”的大事要事,事关群众重大利。

段官敬:为扫黑除恶“硬核”行动点赞

人民期许生活在乾坤清朗、风和日丽的蓝天白云下,因而公众呼吁越来越多的扫黑除恶“硬核”行动,驱赶罪恶的雾霾、席卷黑暗的乌云。

段官敬:村医集体辞职,谁来守护村民健康?

无论站在健康中国的大局来说,还是立于村民健康保障、福祉利益来看,村医集体辞职都应值得全社会重视和警惕。

段官敬:找不到差距本身就是差距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段官敬:“李主任”大行其道,是“胆太大”还是“胆太小”?

回到事件本身讨论,“李主任”之所以大行其道、堂而皇之,根本上是某些地方官员“官本位”思想、唯“上”是从理念造成的。

段官敬 :扶贫迎检“临阵磨枪”为哪般?

扶贫打得是硬仗、啃得是硬骨头,离不开脚踏实地、抓铁有痕的实干功。

段官敬:“夜猫子”式扶贫走访,这个可以有!

其实扶贫走访下“夜猫子”功夫的本质意义,在于把群众当亲人和家人,以走心走访换取群众信任和支持,拿出替群众着想、为百姓服务的宗旨理念。

在整改落实中担当使命

整改落实是一项“有技术含量”的基本功,党员干部善于将工作任务整改到位、落实落地,不能缺少敢于整改、直面问题、勇于担当的本领和素养。

段官敬:“过度帮扶”,谁之罪也?

“过度帮扶”可能暂时逃得过脱贫验收和检查,但能逃避掉客观存在的贫困现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