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官敬:追星,需要理性的认真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7-23 09:53
看追星形象,需要理性审判;参与追星行动,也需要理性压舱。

娱乐圈两大明星的巅峰对决,抢夺超话等级排名的话题,可谓引发网络世界的万人空巷。有人说,这是代际之间的较劲;有人说,这是不同年龄段群体的相互致敬;还有人说,这是一次“作品”和“数据”的比拼;甚至又有人说,这场比赛没有人是赢家。

无论如何,不管是老中青级的“妈妈粉”“奶奶粉”,还是95后、00后网络原住民“饭团”,整个事件的发酵到高潮以及即将到来的尾声,离不开两个字的描述——追星。

谈到追星,就不得不提古代历史上两个有名的典故,一个是洛阳纸贵,另一个是掷果盈车。前者与现今提倡的重“作品”很相似,都是看重被追对象的才能;后者与当下崇尚的看“数据”相通,亦为在直观的乎呼喊和表达。足见,追星本身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只有感觉适合与否。

有观点认为,追星追的是一种向往、一种礼赞,追的人容易形成代入感,将被追对象实现目标的现状加入一份自我慰藉,化作一股莫名的精神动力。这其中既有青春烙印的记忆、也有错综复杂的微妙情感,总之追星似乎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其实,追星有时也是盲目跟风的产物。譬如《西晋.卫玠传》记载,美男子卫玠风度翩翩、颜值超高,自带流量和吸粉功能,结果竟然被诸多追星者围观导致心理压力过大而亡,这就是“看杀卫玠”的典故;再如《庄子.秋水》描写一个寿陵人因喜欢邯郸人走路的样子,千里迢迢跑到邯郸学走路,然既没学到邯郸步、又忘了寿陵步,最后爬着回家。

美枣生荆棘,甘瓜报苦蒂。世上从来没有两全其美的事,只有适可而止的抉择。追星的感觉很爽、场面很炸,往小处说,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宰一刀个人的“心头肉”;于大处论,社会也需为此营造安全秩序、有序环境等耗费公共资源。何况,有些突破底线和原则的追星事件,实际上已然对社会造成一定危害,这其中有粉丝的冲动与失控,也有偶像的错误示范。

追星可以认真,因为那是个人的自由,“法无禁止皆可为”,现代法治精神赋予追星的权利;但法律框架和道德轨道不能践踏,个人的世界唯有本尊和偶像无关他人,但社会的空间有人与人无数的交集,因而恪守法律道德、尊重社会个体,在这样的基础上,追星才是容允的。所以说,追星的认真背后,应建有一道理性的墙,决不能翻越过去。

在多元化、信息化的今天,追星的触角和元素太多太多,早已不仅限于具体的人,比如歌手、演员、作家、科学家、舞蹈家、综艺达人、网络红人等等,随着网络缩短人们共鸣的距离、聚焦好奇的流量,追星对象变成了某个特定事件、一项艺术品、一句不经意的话、一个街角广场的风景等等。凡能携带磁吸效应的事务或现象、个体,皆可算作“星”,能吸引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人群围绕之运转亦为追星。

开放共享、思想交换的今天,人们不再对追星有挑剔和颜色的目光,而是经过多元碰撞思考的接纳与平视。看追星形象,需要理性审判;参与追星行动,也需要理性压舱。无论是被追者、还是追星人,都要铭记社会责任和道德法规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准绳。

猜你还想看:

段官敬:因怕担责拒绝提拔,被问责一点也不冤

所以从反面来看,为了减少“拒绝提拔”的类似尴尬,除了要加强对党员干部党性教育外,还须组织提拔前多方位了解干部,摸清干部优劣和想法,确保人得其位、人尽其才。

段官敬:“垃圾分类”焉能只为“迎检”

垃圾分类不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一指弹定的,尤其涉及到公众思想意识、生活观念和风俗习性,加上垃圾分类所需的基础配套、专业队伍等等,短时间内彻彻底底让垃圾分类蔚然成风定然有所困难。

段官敬:工作“搭便车”不可取

无论如何,干工作忌讳马虎大意、“搭便车”更搭不得。

段官敬:抗洪现场,有种“不雅”却很美

关键时刻见真章,危急之下显本色。

段官敬:“喜欢开会”是一种什么体验?

切莫因过多过滥的务虚会,给党员干部造成“温水煮蛙”效应,让其进入形式主义泥潭还沉迷于此。

段官敬:“学伴”制度遭质疑,大学该靠什么诠释精神内核?

今天也许是“学伴制度”,明天可能是“其他制度”,不管是什么制度,都不能脱离教学育人的轨迹、背离求学成才的方位。

段官敬:少些扶贫“晚会”,莫让干部“瞌睡”

扶贫工作复杂性、艰巨性、突发性兼而有之,难保有“不能过夜”的大事要事,事关群众重大利。

段官敬:为扫黑除恶“硬核”行动点赞

人民期许生活在乾坤清朗、风和日丽的蓝天白云下,因而公众呼吁越来越多的扫黑除恶“硬核”行动,驱赶罪恶的雾霾、席卷黑暗的乌云。

段官敬:村医集体辞职,谁来守护村民健康?

无论站在健康中国的大局来说,还是立于村民健康保障、福祉利益来看,村医集体辞职都应值得全社会重视和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