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公交岁月话初心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7-31 15:03
麻木实在是初心的大敌,公交车里的小世界,可能因麻木而骤然毁灭,所以初心一定是敞亮的,活络的,流动的,一定是为他人,为人民的。

每日坐公交车,上上下下,颠颠簸簸,岁岁年年,或觉乏味,或感枯燥,亦觉漫长,但公交车里的小天地又恰好是自我与世界的缩影,是时间与万物的映照,如太白在《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云: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公交车这样一个城市交通工具,独独能给人以时间去思考和试炼,面对流逝与变幻,面对来路与去向,如何自处,又如何在逼仄中面对他人和世界,如何在颠簸中怀揣初心,安守初心。

面对川流不息的公交,你不得不思考,我从来哪里。小径分叉,每一个路口都指示着诸多方向和无数可能。寻来路,即可知未来,并在奔流的车群中找到自己的那一辆,在阡陌交通中寻得自己的那一条,将来路与去路接轨,弥合成漫漫人生路。这时,你须仔细查阅公交车站牌,检索出你的站点,精准、熟记,然后是等待。在等待中,你环顾左右,他人眨眼就等来公交,鱼贯而入,自己的那辆却行道迟迟,漫无踪影。这时,不焦躁,不怨怼。要知道,他有他的车辆和时辰,你也有你的车辆和时辰,不必同,也不必急。何况真心、初心又何惧等待?

既登公交,便入了一个小世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坐或站,喜怒哀乐,百态俱现。人少有人少的处法,人多有人多的处法。人少,安安静静地寻一座,即可稳稳到站,间或让座于人,也算一桩好事;人多,则辗转腾挪,不碍他人即可。若为座位拉扯争闹,则实在是辜负了这一趟旅程,譬如去荷塘采莲,却拘囿于水波里的虫蚊,纠缠于夕露沾我衣。初心,首先是一颗淡然之心,面对喧嚣的淡然,面对浮名薄利的淡然,面对蝇营狗苟的淡然,别人他人与世界的淡然,超然于纷争之外,才可悠然见南山,以在人生逆旅里见大美,得始终。

公交人海里,你也得会怀初心,以自处,并非混混沌沌坐一趟公交,浑浑噩噩来一趟人间。摇摇晃晃中,双目可怡然自垂,但心却得万分明了,既洞悉车内的方寸之间,也得觉察前路与沿途。这趟旅程,不仅司机手里握着方向盘,每名乘客都握有自己的方向盘,握在内里,握在无形之中,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司机,无时无刻,随时随地,哪怕是在小小的公交车上。你可以辨明是非,阻恶扬善,助人扶弱,细心有为,侧个身,让个坐,提个醒,行个方便,给踉踉跄跄的人搭把手,或给失落的灵魂一句安慰,而并非公交木偶,冷漠盲从,饱食枯坐。麻木实在是初心的大敌,公交车里的小世界,可能因麻木而骤然毁灭,所以初心一定是敞亮的,活络的,流动的,一定是为他人,为人民的。

到站了,车门打开,你缓缓下。刹那间,背影消失在楼宇深处。

最欣慰的是来去匆匆,而颜色不改,熙熙攘攘,嘈嘈杂杂,而内心风烟俱净,初心依旧。

猜你还想看:

初心何所在,“换”字显真情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党员干部所负之重,乃使命之重,人民之重,美好生活和未来之重,这是甜蜜的重量,是能换来亿万人民静好的重量,也是衡量初心的重量。华发可早生,初心不可改。

张元:反思996工作制:从“数字”回归到“人”

对待工作,加班本身无可厚非,但若将加班作为一种规定和硬指标,则颠倒了主次,扭曲了加班文化。

张元和同志送别仪式在昌举行

6月15日上午,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军事指挥员,老红军、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张元和同志送别仪式在南昌市万寿陵园万寿厅举行。张元和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6月11日在南昌逝世,享年9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