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人脸识别系统当慎进高校教室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09-03 09:51
“满校尽是摄像头”,安全倒是安全了,人的自由与教育风骨呢?

学生进教室后自动识别个人信息,系统自动签到签退,全程监控学生上课听讲情况,就连你发呆、打瞌睡和玩手机等动作行为都能被识别出来。位于江苏南京的中国药科大学,在部分教室“试水”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逃课和“替同学答到”或将成为历史。(9月2日澎湃新闻)

好心办坏事——大概说的就是技术依赖下的教育生态系统。

人脸识别系统当然是挺好的,火眼金睛、纤毫毕现。据说,只要安装了这个神器,学生是否认真听讲、课堂上是否抬头低头、抬头低头了几次、抬头低头了多长时间、低头是否在玩手机、是否闭眼打瞌睡,都逃不过人脸识别系统的“法眼”。校方的说法是,意在减少学生逃课、早退、花钱找人代课以及上课不认真听讲等行为,提高学生到课率,严肃课堂纪律。为了说明这个系统初心可嘉,校方还搭配了一个反问句:“为了(敦促)你学习,你还抱怨,请问你还是学生吗?”

这似乎就弄得那些腹诽的学生,连小声嘀咕的勇气都灰飞烟灭了。你质疑,就是不求上进;你反对,就是跟有效管理过不去。校方的心情,算得上一片冰心。不过,人脸识别系统贸贸然进了教室,果真就板上钉钉般无可置喙了吗?

一则,校园管理的规则底线,是审慎谦抑。道理很简单,教育是面对人的工作,不是死板板的机械化生产。能教化的、不执罚,能人性的、不铁面,能由教育者做好的事情,绝不简单交给冰冷的技术体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教室门口装个考勤点到的识别系统就足够了,教室内虽是公共场合,毕竟还有科任老师在治理,还有学生的自治自理在兜底,有必要像严管犯罪一般对教育教学活动主题“严防死守”吗?

二则,教育管理也是有边界的,不能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为所欲为。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中说:“教育本身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话很诗意,翻译得更直白一些,就是教育工作是活化的事业,不是绝对理性的“工厂”。课堂上是否抬头低头、抬头低头了几次、抬头低头了多长时间……这些课堂细节,需要“大数据”来研判分析吗?逃课、早退、花钱找人代课的固然不对,上课不认真听讲等软性行为算多大罪过呢?如果人脸识别把学生逼得分分钟不敢耽误,谈什么教学相长、科任老师在教学质量上还会有多大压力?连不认真听讲的自由都算违规,高校教育教学还有自我革新的动力了吗?

校方显然是有法治意识的,据说对于教室安装人脸识别系统侵犯学生隐私的说法,学校之前已向公安部门和法务部门咨询,由于教室属于公开场所,因此不存在“侵犯隐私”的说法。不过,合法未必代表合理;退一万步说,即便合理,也决然算不得是“双一流”高校的所作所为。全球顶尖高校并不傻,人脸识别系统更不是什么新式的独家科技,那么世界名校,为什么没有群起而用之?

“满校尽是摄像头”,安全倒是安全了,人的自由与教育风骨呢?对于我们的高校来说,人脸识别系统当然不是洪水猛兽,同理,它也绝非可以泛滥使用的教育神器。

猜你还想看:

邓海建:外卖垃圾减量化不能靠“独行侠”

外卖垃圾漫天飞,已经成为最迫在眉睫的城市病之一。

邓海建:垃圾分类不妨也来点“流量思维”

道理说起来容易,行为改起来困难。

邓海建:电商刷单有罪,直播“刷流水”有理?

除少数主播将网络直播作为一种正式职业外,绝大多数人将直播作为兼职。唱戏般的作假、史诗级的套路,且不谈主播的薪资水平,此般行业乱象,跟传统的皮包公司有何二异呢?

邓海建:“乔碧萝事件”收官,审丑生意链咋办?

这背后的“审丑生意链”是不是该拎出来溜溜、顺带着让法治的试纸检测检测?

邓海建:快递保价闹剧得有人管管

保价套路深,到处都是坑。

邓海建:朝令夕改的招考成绩就是举报信

严肃的招考,容不得匪夷所思的低级错误;而这种错漏本身,很容易将舆论引向“萝卜招聘”的警觉。

邓海建:“信骚扰”已经疯魔失控了吗?

就像每个女子都有安全地在城市夜行的自由一样,大数据时代,每个公民都有畅行数据蓝海而不被恶意信息骚扰的自由。

邓海建:民宿不是野蛮生长的“世外桃源”

乡村旅游要振兴、“打卡经济”要激活,只是,网红民宿在盆满钵满的时候,不奢谈更多的社会责任,起码应该是遵纪守法的居所。

邓海建:强制带离霸座者就是最好的教育

面对劝阻无效乃至暴力占座,现场更需要的也许不是温情脉脉的宣传教育,而是严肃认真的法治罚单。

邓海建:众筹平台的生意不能沦为算计

总之,众筹平台当然可以做生意,但是这门生意不能披着“慈善”的幌子而沦为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