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元鹏:观众反感“吻戏泛滥”是个好现象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发布: 2019-10-25 09:43
不仅没有换来观众的眼球,反倒是越来越反感了,观众不再买账了。

刘烨和马伊琍被认为是中年演员里演技派的代表,最近却因为在讲述快递公司创业故事的剧集《在远方》里,一场吃着红烧牛肉味方便面接吻的戏上了热搜。他俩在剧中的“面条吻”被观众评为“太油腻,看不下去”。 记者在随机采访时发现,花样百出的吻戏并没有让观众感受到甜,反而觉得尬。国产剧吻戏被频繁被吐槽,说明创作者只追求形式,没有走心。好的感情戏是水到渠成地让人产生共鸣,而不是靠吻戏来吸引观众。(10月23日《新京报》)

这已经不是国产剧第一次因为吻戏上热搜了。近年来的国产剧,尤其是打上“甜宠”标签的剧,但凡剧中有男女谈恋爱的内容,通常会安排几场脑洞大开的吻戏。《在远方》《国民老公2》《亲·爱的味道》居然都上演了“面条吻”。 面条之外,巧克力、薯片、红枣、饺子等也是“食物派”吻戏的常用道具。国产剧吻戏还有“杂耍派”,追求接吻姿势的高难度。比如水下渡气吻,《天盛长歌》里陈坤饰演的宁弈和倪妮饰演的凤知微就上演了水下缠绵初吻;《大唐荣耀》里为了躲避追兵,任嘉伦在水下给景甜的“渡气吻”。

总之,“亲吻大戏”成为了很多影视剧吸引观众的一大法宝,“逢剧必吻”、“逢爱必吻”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影视剧已经“吻到了天昏地暗”、“吻到了天涯海角”、“吻到了角角落落”。起初的时候,“逢剧必吻”还能吸引观众,而如今则不然了,不仅没有换来观众的眼球,反倒是越来越反感了,观众不再买账了。

观众反感“吻戏泛滥”是个好现象,这说明观众的素质在提升,大家需要的是“剧情必须的吻”而不是“想什么时候吻就什么时候吻”。剧情需要,才能提升文化档次。而“想什么时候吻就什么时候吻”不是该有的文艺表现形式。正如一些观众质疑的那样:表达情感的方式有很多,亲吻不过是最低端、最无能的表达方式而已。观众认为,“吻戏泛滥”说明编剧和导演已经“江郎才尽”了。只能说,这届观众很行!

观众反感“吻戏泛滥”不仅可以证明观众的水平在提升,而且对于影视剧创作来说,也是一次变革的机遇。讨好观众是影视剧创作的需要,没有观众再好的影视剧也就失去了市场。要想讨好“这一届的观众”,那就应该反思“吻戏泛滥”的本质问题。那就是影视剧创作更重要的还是桥段的设计、内容的创新,要深入生活,多反映真实的生活,只有创作的影视剧接地气了,才能真正获得观众的好感。这是提升影视剧质量的一次倒逼,也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机遇。而有的编剧,写了十多部大戏了,竟然都是模仿出来的,竟然都是抄袭出来的,有的几十集的电视剧,只闭门造车的写了一个月。

因此说,观众反感“吻戏泛滥”是个好现象。靠“低端创作”提升收视率的日子到头了。影视文化切莫再吻错了地方了!

猜你还想看:

郭元鹏:“恋爱软件”,“谈情说爱”何时成了“技术活”?

“恋爱话术软件”,说到底还是一个“冰冷的科技”,即便其中真有“恋爱导师”的切身体会、恋爱能力,也不足以成为恋爱法宝。那么,“恋爱话术软件”所提供的“数据话语”也就失去了意义。

郭元鹏:立法“坦白婚前病史”,也是婚姻诚信要义

“婚前病史”,不是所有隐私都只能是自己的秘密。

郭元鹏:“网络主播持证上岗”,能否治愈直播病症?

加强网络直播的管理,关键在于管好网络主播们。

郭元鹏:“炒裙子”的,上次你的鞋卖完了吗?

纯粹是投机行为,“一夜暴富”不可能的。

“市民家中挂满国旗”,爱国最是情浓时

这是最深情的歌唱,这是最深情的告白。

郭元鹏:救助困难群体,请多些“偷偷打钱”的温暖

救助困难群体是社会爱心的体现,是政府爱民的体现。

乡缘,再回首时最撩人

我生于此,长于此,我喜欢乡村的气息,我与乡村有一种难解的“缘”。

郭元鹏:17万“人脸数据”公开售卖,下架了还要撕破脸

公然销售“人脸数据”背后的问题十分严重,不能只靠网络商城自己下架,还需要进一步用执法的手“撕破脸”。

郭元鹏:让“与国旗同框”成为新的时尚

激发了家国情怀,就激发了无限动力。

郭元鹏:警察打100个电话被停机,打击电信诈骗要精准

警察拨打了100个电话,就被认为是电信诈骗,这是高科技的尴尬,还是教条主义的尴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