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德斌:打击“双11”促销短信需掐住源头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11-06 09:57
可见,仅依靠平台、商家的自觉性,不能阻挡促销短信,需要加强对短信业务的监管力度,由电信运营商承担内容审核、管理责任,防范促销短信泛滥成灾。

注册账号要同意商家推送,有消费者一天收到数十条“双11”促销短信。谁来监管疯狂的促销短信?“双11”购物节还没到,涵盖促销、广告信息的促销短信已经来了!有消费者一天收到数十条促销短信,许多消费者表示不堪其扰。这些促销短信是谁发的?合法吗?谁来监管?消费者该如何拒绝?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11月4日《工人日报》)

每到电商促销节期间,各式平台、商家的促销短信就会接踵而至,令用户应接不暇。特别是在“618”“双11”大促的临界日,促销短信更是狂轰滥炸一般,有时一天能收到几十条之多,瞬间要“挤爆”用户手机,根本来不及看,亦不堪其扰。尽管短信业务早已江河日下,可这样的场景每年都在上演,平台、商家乐此不疲,也不管促销短信的最终效果如何,完全当做例行公事来办了。

互联网时代,流量就是金钱。电商促销期间的一大主要任务,就是想方设法提高流量、促进销售,平台、商家都要使用各种促销手段,吸引消费者进入网店,有了充足的流量之后,才能为下一步的销售打基础。目前,平台、商家的宣传推广渠道以网络为主,辅之以电视、报纸、路牌等,短信只是其中之一,总量占比并不大。

但是,短信背后对应的则是实名制手机用户,具有信息直达、受众面广、打开率高、成本低廉等优势,备受商家青睐。可同时,促销短信的口碑并不好,对用户造成的干扰也最大,往往构成了非法骚扰性质,社会负面影响很大,容易引发监管部门的调查和处罚。从时下各大平台、商家发布的促销短信情况看,就存在很多问题,诸如注册账号要同意商家推送、退订功能无效、频繁发送等,侵犯到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应采取措施予以清理整顿。

工信部2015年公布的《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明确指出,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目前很多电商平台、商家的促销短信,都是以默认选项的方式,骗取消费者的同意,本质上属于“霸王条款”,而且退订也往往无效,造成实质违规,沦为人见人厌的垃圾短信。可见,仅依靠平台、商家的自觉性,不能阻挡促销短信,需要加强对短信业务的监管力度,由电信运营商承担内容审核、管理责任,防范促销短信泛滥成灾。

从管理的角度看,打蛇打七寸,应掐住促销短信的源头。促销短信的发送方,都是电信业务的代理服务商,其采取大批量密集群发模式,赚取其中的差价。因此,运营商应盯住短信业务代理服务商,对其经营行为予以规范、约束,不定期抽查商业短信内容、推送方式等是否违规,对违规行为予以处罚,屡教不改者取消代理资格。

猜你还想看:

江德斌:“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有助规范刷脸技术

“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凸显因规范化不足,商家采集用户敏感信息时很容易越界,加之对信息数据的保管存忧,刷脸技术风险漏洞等,均令公众难以充分信任人脸识别。

江德斌:“装修前送油”润滑邻居和谐关系

随着社会的进步,类似这种“装修前送油”的行为,已经越来越常见了,主要都是送花、送水果等,简单大方,藉此表达一份真诚的心意,也更容易融入新的社区环境。

江德斌:“地铁禁止外放”守住文明底线

对不文明行为予以禁止和处罚,乃是必不可少的措施。

江德斌:朋友圈是私域,不能强迫员工打广告

在社交媒体和社交电商兴起之后,朋友圈的商业价值逐渐凸显。

江德斌:51信用卡被查,敲响“暴力催收”法律警钟

互联网金融行业自诞生以来,发展非常迅猛,但一直存在高息信贷、坏账率高、暴力催收、频频跑路等负面现象,令行业陷入口碑差、信任度低的困境。

江德斌:不可放任“微信语音包”被滥用

而网上所销售的“微信语音包”服务,实际上是采取软件外挂的方式,非法修改微信代码、篡改微信正常功能,增加了外部语音发送功能,令微信语音的限制功能失效。

江德斌:“流量经济”不能异化为“造假盛宴”

近年来,不时有曝光刷量丑闻,微信、微博、淘宝等平台也发起过整治流量造假行动,但是并未能遏制住刷量行为,反而愈演愈烈。

江德斌:扫码住酒店“被入会”,信息采集要遵循“最小化原则”

因此,需要立法明确企业采集个人信息的界限,规定“最小化原则”,只能采集业务相关的信息数据,避免过度采集,以将个人信息控制住。

江德斌:防范预付卡商家跑路,可引入信用机制

显然,管住预付卡消费的关键,是要促使该商业模式规范化,把预付款资金的存取、使用、流向管住,不能让商家任意挥霍。

江德斌:“扫码免费听课”都是骗局,“病毒营销”该管管了

“扫码免费听课”打着分享经济的幌子进行变相营销,本质上是利用网友的朋友圈,获取更高的收益,存在诱导分享、诱导关注等嫌疑,乃是平台所不容许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