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林:中小学生减负要“加减并重”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19-11-08 15:33
教育的问题往往折射的是社会问题,要解决学生负担过重问题还要优化教育评价。

近日,关于中小学生减负的话题再次引起社会热议。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5日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合理的课业负担是必需的,学习不可能没有负担。科学减负应当有增有减,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增加体育美育劳动教育。(11月7日 人民网)

近年来,各地教育部门都在努力为中小学生减负,也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受各种因素影响,区域之间、城乡之间、校际之间办学水平的明显差异还依然存在,中小学生不得不参与到对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当中。加上不少学生家长秉持“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一味给孩子“增负”,导致“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和“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等问题依然突出。如今,“给学生减负”的步伐在政府、社会、学校、家庭、学生层面还不够协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学生负担过重”的现象由来已久,其问题的产生也是多方面的。破解这一“寒冰”,非单兵独进可大功告成,更非一日之功便一劳永逸。给学生减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学校、家庭等多方面齐心协力、同向发力,形成“学生减负治理共同体”。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缩短在校时间、降低课业难度、减少作业量就是减负,要注重从全面落实立德树人、培养合格人才的角度来系统构思、全盘布局,“一刀切”式的武断和“一根筋”的执拗,都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学生减负,要坚定地“减”。减负绝不是降低课程标准和学业水平、不要学生刻苦学习、让孩子无节制玩耍,而是要减去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负担。要坚定地减去包括机械刷题、应试突击、校外超前超标培训等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负担”,以释放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给孩子们来接受素质教育。同时,也要结合地域、学校以及学生群体的特点和实际需要,分类、分群体实施有步骤、分阶段的减负,避免出现无差别、无目的、强制性的减负。

学生减负,更要科学地“加”。人要想成长成才,不付出努力、没有负担是不可能的。“减负”的背后是科学的“加”,是高效提质。“减负”绝不是目的,而是通过“减负”来真正提升教育质量、落实素质教育。要增加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围绕体育、艺术、阅读、写作、演讲、人际交往、团队协作、科技创新等开设更多的课程、开展更多的活动,满足学生对教育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

教育的问题往往折射的是社会问题,要解决学生负担过重问题还要优化教育评价。要充分发挥中考、高考的指挥棒作用,通过升学考试强化素质教育导向。毕竟,“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坚车可载重,渡河不如舟。”对于孩子,政府、社会、学校、家长要转变教育理念和评价标准,多一点因材施教、分类评价,唯此方能教育出合格的人才。

猜你还想看:

沈林:遏制校园欺凌绝非一家之事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有人依然仰望星空

秉承“三个坚守” 当好人民教师

在新的时代,人民教师要担负起时代重任,坚守一线、坚守价值、坚守初心,为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源源不竭的智力支持。

从三个维度涵养初心

用“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高度责任感去践行初心。

为职业教育发展再加一把劲

事实上,对职业教育少一点偏见、对职业院校多一分关心、对职教学生多一层关爱,就是对职业教育最为坚实的支持。

沈林:治理家教乱象 需出严招实招

家教归根结底是一类教育服务,具有一定的社会公益性,因此,家教机构和从业人员也要履行社会责任,不可“剑走偏锋”一味逐利而被社会所唾弃。

沈林:手机禁入课堂,绝非一禁了之

规范大学生课堂使用手机,不能“一禁了之”,要顺势而为、因课制宜、疏堵结合。

沈林:亟需制度规范莫让众筹变“众仇”

如同“老了跌倒了扶不扶,他人落水了救不救”一样,面对“他人受困帮不帮”的网络众筹,亦需要有效制度的护航。

弘扬五四精神 需要切实行动

在社会发展的全新时期,我们更有责任、更有理由、更有信心,学习、传承、弘扬好“五四精神”,使之成为青年前行的指路明灯、变成青年奋斗的内在动力,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上激发青年的永恒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