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官敬:近“年”情更怯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陈方炜 发布: 2020-01-13 09:53
无论怎么过“年”,都逃不过时代景深与社会宏观的大环境。

有好友在微信群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是一篇短文:马上过年了,请做个招人待见的叔叔阿姨,别逮个小朋友就问考了多少分?在班上第几名?我们问了你工资多少吗?几套房子吗?买车了吗?

一个段子,随心一看无非赚个乐呵。然细心思量,却不乏有一种代入感。春节将至,年味渐浓。一面是“回家过年”的呼喊声澈,如春运像往年一样在上演,寄托了多少人对年的期许与憧憬;另一面却是近“年”情更怯的无奈与杂陈,如同孩子害怕逼问成绩、青年唯恐涉及婚姻,年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了代际之间的角力场。也许,这种角力似乎是无心之失,却总能一击即中人性脆弱的一面。

年,对中国人来说,意义实在是难以描绘。一年奔波劳累之后,为灵魂寻找一个宿地,从家这个温馨港湾重新出发,年早已不再是时间记录的标尺,而是舒展现实与滚烫情感的宝箱。太多太多,又无法形容,质朴与传统交织、美好与寄托碰撞,年的特殊比平常日子格外有色调、有欢喜、有感触,这是年本应的模样与原貌。

然不知为何,对年的恐惧与急盼总在矛盾着不少人。诸如“红色炸弹”挤压着钱包,七大姑、八大婆的轮番审问与轰炸,那些饭桌上离不开“混好混歹”的暗自较量,不想见不想理的人与事不得不因“尊敬礼貌”而刻意迎奉……对很多人来说,过年只想与亲人围炉夜话、把酒“桑麻”、开轩卧场,远离工作压力与人情世故的繁杂,享受“便是人间好时节”的佳境。

无论怎么过“年”,都逃不过时代景深与社会宏观的大环境。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小城镇汇流大城市,人之流动引发的知识、经历、工作不断更迭,随之而改变的是思想、视野与观念。人与人古朴交往、秉守传统的方式发生改变,远远不能如“过去”一样过年。很大程度上,过“年”是暂时的“逆城市”流,思想上的共鸣、情感上的振频以及话题上的契合,都难以达成一个共识,更别说多元化、多样化洗礼之后的每个人,要穿越代际与心理壁垒实现平衡。

有人曾说,“有的人成了失根之人,农村回不去,城市进不去”。或许,这种解释用于“年”身上也行得通,即传统的年味在凋落与式微,适应现代文明生活方式的年味又未成生态,故而不少人在“年”上变得茫然而失措、欢喜而惊慌,充满了左与右、前与后的撕裂和粘合,很复杂、很矛盾、很对立,却又很辩证、很统一、很清晰。因而,让年成为希望的新启、情感的慰藉、自然的接纳,须打破一种内心的胶着与思想的捆绑,而这要从构建正确的价值基石做起,回归淳朴、激荡纯真。

“我们所怀念的那种过年,现在的孩子不感兴趣,他们自有他们欢乐的年”。时代创新发展,社会日新月异,将之与年之底蕴对接并轨,并非是一味守旧复古、也并非是一味逐新求奇,而是荡涤各美其美、各欢其欢的年味涟漪,调和万家幸福、美满和睦的价值多元与理念正确,别让各种庸俗落后、虚伪假意裹挟与粉碎年的精粹与简单,这与每个期待“新年好”的人戚戚相关。

猜你还想看:

段官敬:为人父母需看到子女长远之路

不然“为大一女儿请保姆”也不至于成为新闻,从这点出发就值得当事父母深刻反思,何不让子女融入到其他学子之中,一同作伴、相融成长,还为时不晚。

段官敬:找准代言扶贫产品“后坐力”

从这点出发,代言扶贫产品的主体要去“身份化”、实现“自主化”,如同贫困群众本身一样丢掉政策拐杖能够独自上路,这是扶贫产业“代言”必须面对的课题。

段官敬:让消防通道自带高压电,人人才会敬而远之

有一点叫人不可思议的逻辑是,当人人喊打“挤占消防通道”之际,究竟是“谁”又在挤占着消防通道?

改造“步行街”提升群众“大获得”

人气旺、特色强、有文化底蕴的步行街,好比一座城市的标签与口碑,如上海南京路步行街、温州五马街步行街等等,皆能让人因一条街想到一座城、想到“幸福的人”。

段官敬:王峰写成“汪峰”,作风加“水”焉能小觑?

向作风不实、弄虚作假者亮出利剑、坚决说“不”,这也是为何该批示赢得一片呼声的缘由所在。

段官敬:“朋友圈斗图”,丰富表达也多彩了对话融景

珍惜“斗图时光”,与好友共享融景,但尊崇规矩与法律,同样是斗图不可或缺的内涵与修养。

段官敬:“好差评”贵在“用好”

“好差评”制度要发挥价值作用,本身不能陷入“孤立无援”。

段官敬:莫让“卖保险”损害村干部形象

不妨从思想与精神源头为其把脉问诊,从而精准打靶、营造清风、维护民利。

段官敬:大学“严进严出”不能止于“清退”

需要相关学校多多思考,以“严进严出”追求高质量高水平的教育成果不能止于“清退”。

段官敬:平常心看待“李子柒”即可

如何向国外展示中国农村生活、讲述中国乡村故事,固然并非一两个网红可以做到、可以代表的。